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阴阳师/博晴]森罗万象 人x竹妖paro[叁]

竹妖化的晴明。

赶在明天填完了坑,给准备要高考的小可爱们做鼓励!

我是无缘高考了,希望各位考生武运昌隆!!

爱你们,回来就有我的三百粉点车看啦!x

其实回头看看…这个坑有点狗血[打死]

希望大家喜欢。

感谢你的观看。

—————————————————————————————

博雅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的没心机。

他追问过源家庭院中几个老仆人。起初那几个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吞吞吐吐,眼神躲闪着不敢直视自家的大少爷,但最后还是拗不过他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询问和软磨硬泡的恳求。

毕竟看着这大少爷长大,长者们自然是会心软的。

“您曾经啊…。”每个老人家的开头都带着感慨。
于是,博雅终于知道了儿时缺失的那一小段过去。

源氏家的大少爷,曾是一个体弱多病,泡在药罐子里的孩子。因为长时间的疾病困扰,这个可怜的男孩一度被保护在庭院中,极少离开。源家虽然花了重金请各地名医来为他调理,但是终究改变不了日渐虚弱的孩子。有一天,只因感染风寒而恶化成肺疾,年幼的博雅在悲痛欲绝的母亲怀中一点点冰冷下去。

“原本…大家都以为少爷不行了。”老者们叹息道,“谁知道…。”

这简直是神明的眷顾。事后源氏大院里的人都这么认为。就当所有人悲伤着为这个不幸要夭折的孩子祈祷的时候,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源博雅苍白的脸突然重新有了淡淡的血色。接下来就是奇迹般的转折——瘦弱的身体恢复了温度,孩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老爷和夫人都高兴坏了…抱着您好久都没放手。”一位长者回忆到这儿,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这是神明给予您的奇迹…。”

“为何这么说?”博雅从沉思里回过神来。

各个老人相顾无言。

沉默的气氛,连空气都宛如凝固了一般。顶不住博雅浑身散发着的压力,其中一位老婆婆还是开了口。

“那一日…后山的竹林,全开花了。”

晴明听到这里,心中感慨万千。

“竹林开花,是什么意思啊,晴明。”

都到了这一步,隐瞒也没什么意义了。晴明轻叹一声,收起来手中的竹骨扇。

“竹六十年一易根,而根必生花,生花必结实,结实必枯死,实落又复生。”
“竹子开花。就是要死去的预兆。”

惊讶和后续紧接而来心脏揪紧的痛感让博雅瞪大了眼睛。这么一来所有谜题都解开了——缺失的记忆,那日窗外燃烧般的竹林…。
一时间他好像有点窒息。

“晴明,你…。”
“你把生命,转移给了我?”

清冷的竹妖脸上没有任何异常,他还是带着淡然的微笑,一双凤眼轻轻弯着,注视着博雅的翡翠瞳中只有掩饰不住的欣慰和爱意。他慢慢上前,微凉的手覆盖在博雅结识的胸膛上,透过两人的皮肤感受着那有力稳重的心跳。
这么多年来,他头一次那么安心。

“是,我确实这么做了。”

竹子的生命力强,成材快,易聚株成林。在源氏一族在这里落地生根前,这片竹林就存在于此。安倍晴明修炼成形不久,源氏也迎来了第一个子嗣——源博雅。

“真是可爱的孩子啊。”

还没有稳定的灵力,晴明无法离开竹林。于是他每日坐在山头,眺望着富丽堂皇的源家大宅,新生的源博雅自然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注视着幼小的孩子被病痛所禁锢,每日只有喝不完的汤药和做不完的治疗。
他刚刚成形的心不知为何有些疼,可他的法力还不足够为那孩子做些什么。

“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受如此折磨?”

终于那一天,他察觉到孩子的生命气息开始衰弱。晴明站在山头,无法阻止源博雅的生命一点点逐渐流逝,绝望像魔爪一样紧抓着他的心,让他透不过气来。

真的,要这样眼睁睁看着那孩子死去吗?
……

不,绝对不可以。

他毅然操纵起全片竹林,那花费了近百年才修炼得来的生命,也顾不上后果如何,动用自己所有灵力带着他的心一起送给了已然徘徊于奈何桥的博雅。

风,带动了竹的清香,悄然进入房间,痛哭的母亲怀中本来没有声息的孩子缓缓睁开了眼睛,望向窗外。

那是一片被红色燃烧的海。整片山头的竹子纷纷长出了花苞,用生命最后的灿烂绽放出宛如晚霞般的花朵,风吹过,就荡漾出艳色的波浪。

这片红,深深地印在了博雅的眼睛里。
第二天,山上的竹子无一幸免全部枯死,只留下一根根干枝。

故事,应该在这里结束才对。

或许这就是奇迹,第二年春,随春雨的来临,甘露打湿了干燥的大地,一节嫩绿的笋苗慢慢冒出泥土…。

“我从来没想过,我还会活着。”晴明轻声说着,抬头凝视博雅的眼睛,“我陷入了昏睡,过度消耗灵力,我非常虚弱…。”

“…晴明。”博雅想说的话堵在了嗓子里,他痛苦地皱起眉,咬着下唇片刻,只苦涩地吐出眼前人的名字。

“可是啊,博雅。是你唤醒了我。”

长眠中,晴明总能隐约听见一阵阵清脆悠扬的笛声。从一开始不成熟的断断续续,到后来如泉水叮咚一样醉人的旋律。
一日复一日,不知过了多久。晴明寻着笛声,总算睁开了眼睛。

新生的竹林还是那么茂盛,深埋在土地里的竹根残存了晴明一丝丝的魂魄,让他得以在漫长的休养生息后重获新生。

“你唤醒了我…博雅。”翠绿色的眸子中温柔得快要漫出水来,晴明抬手依恋地抚上博雅的脸庞,唇瓣轻颤,“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来呢。”
“想着有一天,我看见自己守护的那个孩子,能健康成长为一个好汉子。”
“博雅,我很开心…。”

下一秒,他就被博雅死死抱进怀中,力气大得仿佛要被揉入那人的身体里。

“晴明…晴明,晴明…!”
“是…我在这里。”
“晴明…安倍晴明…。”
“博雅…我在哦。”

博雅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怀中人的名字,似乎在确认他的存在。那股熟悉的气息,如今正被他牢牢地抱在怀里。

他再也不会松开了。

“晴明。”
“嗯…?”
“我爱你,晴明。”
“…哎。”

一向情绪平稳的人儿在这个时候反倒有些慌乱,只是因为博雅有力的手臂圈住没办法挣脱。

“你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那么。”
“源博雅这个人,就是你的了,晴明。”

“…真是的。”

晴明白皙的脸上有点发红,转移视线不敢对上博雅直直盯着自己看的眼睛。这个孩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让人害羞的话。……不是,应该说,这么耿直的话,也只有他会说了!

“晴明,我爱你啊,晴明…。”得不到回应的大猫反而有些着急了,他更用力抱住了晴明纤细的身体,毛茸茸的脑袋埋在晴明肩头,一次次地说着,“说话呀好不好,我知道的,……说你也,爱我。”
“晴明…。”

“…啊啊,我知道了…!”被紧抱着动弹不得甚至有点呼吸不上来的晴明实在被念叨得羞耻,只好蹭了蹭耍赖的大豹子,“你,你先松开…。”

被安抚下来的博雅手臂松开了一些,但还是不乐意把晴明放开。晴明低头抿了抿唇,鼓足勇气才重新抬起头,双手捧着博雅的脸,一字一句地。“…博雅,我爱你。”

他想不出来也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双唇已经被霸道地堵上了。热烈胶着的亲吻淹没了他的头脑,晴明只能任由他耿直的好汉子贪婪地夺去他因为欣喜而所剩无几的理智。

这一天天气很好,竹林在阳光下轻轻摇摆,竹叶相互摩挲着唱起了欢快的歌。这是生命为这对有情人最美好的祝福。

end.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