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卧槽,阿爸又有新皮肤了,我坑这么久的文有着落了!!!

苍蝇搓手.gif

有可能停更一会儿啦…身体有点撑不住了,不太舒服。点文过阵子更,爱你们哦。

今天不更文,今天来尬画!!

姿势有参考…不擅长画手手。

大概是准备打御魂前两人并排站着时的小动作。

博雅的手会比晴明的大,晴明的手指纤细一点。

…超可爱啊有没有!![突然興奮の病人.jpg]

[阴阳师/博晴]森罗万象 人x竹妖paro[叁]

竹妖化的晴明。

赶在明天填完了坑,给准备要高考的小可爱们做鼓励!

我是无缘高考了,希望各位考生武运昌隆!!

爱你们,回来就有我的三百粉点车看啦!x

其实回头看看…这个坑有点狗血[打死]

希望大家喜欢。

感谢你的观看。

—————————————————————————————

博雅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的没心机。

他追问过源家庭院中几个老仆人。起初那几个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吞吞吐吐,眼神躲闪着不敢直视自家的大少爷,但最后还是拗不过他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询问和软磨硬泡的恳求。

毕竟看着这大少爷长大,长者们自然是会心软的。

“您曾经啊…。”每个老人家的开头都带着感慨。
于是,博雅终于知道了儿时缺失的那一小段过去。

源氏家的大少爷,曾是一个体弱多病,泡在药罐子里的孩子。因为长时间的疾病困扰,这个可怜的男孩一度被保护在庭院中,极少离开。源家虽然花了重金请各地名医来为他调理,但是终究改变不了日渐虚弱的孩子。有一天,只因感染风寒而恶化成肺疾,年幼的博雅在悲痛欲绝的母亲怀中一点点冰冷下去。

“原本…大家都以为少爷不行了。”老者们叹息道,“谁知道…。”

这简直是神明的眷顾。事后源氏大院里的人都这么认为。就当所有人悲伤着为这个不幸要夭折的孩子祈祷的时候,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源博雅苍白的脸突然重新有了淡淡的血色。接下来就是奇迹般的转折——瘦弱的身体恢复了温度,孩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老爷和夫人都高兴坏了…抱着您好久都没放手。”一位长者回忆到这儿,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这是神明给予您的奇迹…。”

“为何这么说?”博雅从沉思里回过神来。

各个老人相顾无言。

沉默的气氛,连空气都宛如凝固了一般。顶不住博雅浑身散发着的压力,其中一位老婆婆还是开了口。

“那一日…后山的竹林,全开花了。”

晴明听到这里,心中感慨万千。

“竹林开花,是什么意思啊,晴明。”

都到了这一步,隐瞒也没什么意义了。晴明轻叹一声,收起来手中的竹骨扇。

“竹六十年一易根,而根必生花,生花必结实,结实必枯死,实落又复生。”
“竹子开花。就是要死去的预兆。”

惊讶和后续紧接而来心脏揪紧的痛感让博雅瞪大了眼睛。这么一来所有谜题都解开了——缺失的记忆,那日窗外燃烧般的竹林…。
一时间他好像有点窒息。

“晴明,你…。”
“你把生命,转移给了我?”

清冷的竹妖脸上没有任何异常,他还是带着淡然的微笑,一双凤眼轻轻弯着,注视着博雅的翡翠瞳中只有掩饰不住的欣慰和爱意。他慢慢上前,微凉的手覆盖在博雅结识的胸膛上,透过两人的皮肤感受着那有力稳重的心跳。
这么多年来,他头一次那么安心。

“是,我确实这么做了。”

竹子的生命力强,成材快,易聚株成林。在源氏一族在这里落地生根前,这片竹林就存在于此。安倍晴明修炼成形不久,源氏也迎来了第一个子嗣——源博雅。

“真是可爱的孩子啊。”

还没有稳定的灵力,晴明无法离开竹林。于是他每日坐在山头,眺望着富丽堂皇的源家大宅,新生的源博雅自然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注视着幼小的孩子被病痛所禁锢,每日只有喝不完的汤药和做不完的治疗。
他刚刚成形的心不知为何有些疼,可他的法力还不足够为那孩子做些什么。

“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受如此折磨?”

终于那一天,他察觉到孩子的生命气息开始衰弱。晴明站在山头,无法阻止源博雅的生命一点点逐渐流逝,绝望像魔爪一样紧抓着他的心,让他透不过气来。

真的,要这样眼睁睁看着那孩子死去吗?
……

不,绝对不可以。

他毅然操纵起全片竹林,那花费了近百年才修炼得来的生命,也顾不上后果如何,动用自己所有灵力带着他的心一起送给了已然徘徊于奈何桥的博雅。

风,带动了竹的清香,悄然进入房间,痛哭的母亲怀中本来没有声息的孩子缓缓睁开了眼睛,望向窗外。

那是一片被红色燃烧的海。整片山头的竹子纷纷长出了花苞,用生命最后的灿烂绽放出宛如晚霞般的花朵,风吹过,就荡漾出艳色的波浪。

这片红,深深地印在了博雅的眼睛里。
第二天,山上的竹子无一幸免全部枯死,只留下一根根干枝。

故事,应该在这里结束才对。

或许这就是奇迹,第二年春,随春雨的来临,甘露打湿了干燥的大地,一节嫩绿的笋苗慢慢冒出泥土…。

“我从来没想过,我还会活着。”晴明轻声说着,抬头凝视博雅的眼睛,“我陷入了昏睡,过度消耗灵力,我非常虚弱…。”

“…晴明。”博雅想说的话堵在了嗓子里,他痛苦地皱起眉,咬着下唇片刻,只苦涩地吐出眼前人的名字。

“可是啊,博雅。是你唤醒了我。”

长眠中,晴明总能隐约听见一阵阵清脆悠扬的笛声。从一开始不成熟的断断续续,到后来如泉水叮咚一样醉人的旋律。
一日复一日,不知过了多久。晴明寻着笛声,总算睁开了眼睛。

新生的竹林还是那么茂盛,深埋在土地里的竹根残存了晴明一丝丝的魂魄,让他得以在漫长的休养生息后重获新生。

“你唤醒了我…博雅。”翠绿色的眸子中温柔得快要漫出水来,晴明抬手依恋地抚上博雅的脸庞,唇瓣轻颤,“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来呢。”
“想着有一天,我看见自己守护的那个孩子,能健康成长为一个好汉子。”
“博雅,我很开心…。”

下一秒,他就被博雅死死抱进怀中,力气大得仿佛要被揉入那人的身体里。

“晴明…晴明,晴明…!”
“是…我在这里。”
“晴明…安倍晴明…。”
“博雅…我在哦。”

博雅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怀中人的名字,似乎在确认他的存在。那股熟悉的气息,如今正被他牢牢地抱在怀里。

他再也不会松开了。

“晴明。”
“嗯…?”
“我爱你,晴明。”
“…哎。”

一向情绪平稳的人儿在这个时候反倒有些慌乱,只是因为博雅有力的手臂圈住没办法挣脱。

“你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那么。”
“源博雅这个人,就是你的了,晴明。”

“…真是的。”

晴明白皙的脸上有点发红,转移视线不敢对上博雅直直盯着自己看的眼睛。这个孩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让人害羞的话。……不是,应该说,这么耿直的话,也只有他会说了!

“晴明,我爱你啊,晴明…。”得不到回应的大猫反而有些着急了,他更用力抱住了晴明纤细的身体,毛茸茸的脑袋埋在晴明肩头,一次次地说着,“说话呀好不好,我知道的,……说你也,爱我。”
“晴明…。”

“…啊啊,我知道了…!”被紧抱着动弹不得甚至有点呼吸不上来的晴明实在被念叨得羞耻,只好蹭了蹭耍赖的大豹子,“你,你先松开…。”

被安抚下来的博雅手臂松开了一些,但还是不乐意把晴明放开。晴明低头抿了抿唇,鼓足勇气才重新抬起头,双手捧着博雅的脸,一字一句地。“…博雅,我爱你。”

他想不出来也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双唇已经被霸道地堵上了。热烈胶着的亲吻淹没了他的头脑,晴明只能任由他耿直的好汉子贪婪地夺去他因为欣喜而所剩无几的理智。

这一天天气很好,竹林在阳光下轻轻摇摆,竹叶相互摩挲着唱起了欢快的歌。这是生命为这对有情人最美好的祝福。

end.

别打大的!打旁边的晴明!奖励多!

于是博雅拿起了他的弓箭。x

晴明:???????

我错了,我是300粉…。突然好幸福啊,被喜欢的感觉…!!

哎嘿嘿,容许我翘尾巴…。

200粉点文[车]——♡占tag抱歉!

好的,坑还没填完我就来点文[车]啦——差一点点200粉啦,谢谢你们支持我!这次的点的cp向是博晴和黑白骨科,大家想吃什么梗,麻烦大家给建议——♪

嗯嗯,希望有人。

[阴阳师/博晴]森罗万象 人x竹妖paro[贰]

森罗万象竹妖.ver的晴明,第二更。

啊上次那锅肉好吃吗?

今天来点清淡的吧——不过别忘了我是专业开车的…。x

目测下一更完结啦。

当然可能会有后续车…[顶锅盖。]

感谢你的观看。

——————————————————————————————


晴明从来没想过,他们还会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时间再次相见。

他百无聊赖地依靠在本体竹株上,一对翡翠色的眼眸半眯,欣赏着萤火虫调皮地在他葱白指尖轻盈地跃动。这一切都和平日里一样,是一个平静的夜。

直到敏锐的听觉捕捉到十几步开外,出现了不该存在于竹林里的呼吸声。

安倍晴明百年前便生于这里。自一截幼笋破土,到一株寒竹参天;从初得生魂窥探世间,至修成正果得以人形。无论春夏秋冬还是晴阴雨雪,他都在这里,观察着这一方水土的阴晴圆缺。他就是这片竹林,这片竹林便是他,一草一木自然都是了如指掌。

那不速之客的脚步声,其实从他一踏足林子边缘,晴明就已然知晓。
“…居然是他吗…。”薄唇微微翕动,逗弄萤火的手指一瞬间竟有了一丝颤抖,惊得小虫在空中拐了个弯才敢落下。
心里的情感非常复杂,晴明分不清是喜还是悲。这呼吸声是那么的熟悉,一如那人儿时,却已经变得沉稳而有规律了。他很欣慰,以至于眸子里眼神变得更加温柔,嘴角也牵起了不易察觉的笑。

他能听觉脚步声正一尺一寸地接近,虽然他还端坐不动,其实心跳正慢慢地,慢慢地加着速。他…变成什么样了呢,是不是已经长成了英俊挺拔的模样?现在自己这个样子虽然是还人形,但他一定能分辨得出来…他,会不会不喜欢呢。

晴明轻轻拨动着食指,注视着跃动的星火,心头的兴奋和不安交织,全然不明白这心思就像初次与心上人相会的少女。他另一只手抚上胸前垂落的发丝,抿了抿唇,忍不住轻声叹息以自嘲。

那么多年岁月,竟然还避免不了情绪这般波动。

不管如何,那谨慎的脚步最终还是踏进了他的领地。晴明只觉一颤,一时间居然没有了抬头去看的勇气。他知道那人直指自己的弓箭松懈了下来,可他不清楚是因为什么让那人放松了警惕——是这幅不存在于普通人间的景色,还是…

安倍晴明这个样子,引起了他的回忆呢?

一时停顿,不知是从何而来的默契,双方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晴明的指尖有些僵硬,不安开始转化为忐忑。是忘了吗,多年前的事情,是不是随着时间也一同封印在了他的生命里…。怀着揣测和焦虑,晴明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目光一下子,就对上了记忆中,那双火红色的眼睛。

源博雅有些不知所措。一路过来他心里曾经盘算计划好了几个应对的方案,估摸着要对付的可能只是什么普通的妖怪——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和他的目光隔着十几步远的距离对上的时候,一直以来他引以为傲的应变力突然就荡然无存了。
他握弓的左手下垂,紧捏弓弦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彻底放松了下来。

他头一次那么想接近一只妖怪。

喉头口腔因为紧张有些发干,博雅不自觉地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直愣愣地看着安倍晴明的眼睛,也没考虑这是否符合礼仪的问题。

晴明被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想了想果然还是需要自己先发制人。他干咳一声,挽了坐下时压到的宽大衣袖,不紧不慢地站起了身来。

“…贵安呢,这个时候来采访的客人。”
“……”

意料之中短时间没有得到回应,猜到对方还没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晴明不由得觉着满脸呆滞的博雅真是可爱得紧。他抬手用衣衫住口掩饰掉唇梢的笑意,偏过头去仰望竹林的上空。

“今晚的月色,很美啊。”
“…啊?”

听得一头雾水的源博雅这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抬头顺着方向似懂非懂地看向天际,笨拙地回答。

“啊…啊,是啊。今天的月亮是很圆…。”

这话一出口,还没看到那人忍俊不禁的表情,博雅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答非所问,真是太丢脸了!清楚这妖怪并不会带来什么威胁,他悻悻地把弓箭收回去,瞥了一眼那饶有兴致打量着自己的男人,心想果然妖怪对人类也会很感兴趣。

又是一阵沉默。

“好久不见了,博雅。”

犹豫了半晌,晴明还是用平和的语气这么说道。

博雅再次愣住了。

好久不见?他下意识是想反问两人何时见过,可话到嘴边了他才发现,似乎没办法反驳这句话。眼前这个温润的男人,浑身散发的气息让他感到无比的亲切…哪怕他一时想不起来何曾感受过。

博雅咽了咽口水,反复斟酌着词语思考怎么回答,想了大半天,最后脱口而出的只是最简单的问话。

“…你…是谁?”
“我?啊…如你所见。”

晴明轻笑一声,转身抬手抚摸上身边的竹子。

“我是…竹妖。这片竹林的主人…。”
“我的名字叫安倍晴明。”

他侧目,欣喜地发现博雅的脸上浮现了讶异的神色。

四个字,让博雅再次陷入了沉思。他绝对,一定,曾经听过这个名字…。他双眉紧皱,习惯性地咬住了下唇,苦苦在脑海中寻找他想要的答案。

让他烦躁的是,真相像是飘忽不定的鬼火,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地转悠着,就是死活都抓不住。

晴明看在眼里,既是有些许失望,更多的只是为博雅心疼。他默然一声轻叹,向苦思求不得的人走去,手掌落在比自己高上半个头的男人的发顶,清楚捕捉到人儿像受惊的猫一样一震,抬起眼茫然且惊讶地看向自己。

晴明忍不住放软了声音。

“没关系…博雅。现在想不起来没关系。”
“名字…是咒,它一直在你心里…。”
“多年不变。”

这是两人真正的,第一次面对面相遇。
从那以后,博雅有意的无意的,开始隔三差五就找机会翻过那道围墙,轻车熟路地来到这片空地。

每一次,晴明都会坐在初遇时的那个地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看着博雅匆匆赶来。

“源氏家的公子这样频繁来见一个妖怪…博雅哟,你真是大胆…。”
“啊啊晴明,你就别取笑我了!”

博雅拧起剑眉,有点心虚却又不甘心地打断总是用这话来取笑他的晴明。而后者呢,也是一边掩唇欢快地笑着,一边接过难为情的武士递过来的酒壶。

从一开始单纯的会面,到现在成了午后休闲的茶会,博雅习惯了每次过来都要带上家里的好茶好酒和几块点心,两个人就这么席地而坐,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晴明意外于经过成长后的博雅学会的各种本领和才识,而博雅则是惊奇晴明的无所不知。在博雅看来,他和晴明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觉得有很多很多话想对这个竹妖说。

晴明呢?

他手里握着博雅带来的酒杯,不时抿上一口,就这么半阖着眸微笑着听年轻的武士说关于自己的一切,有时是正在练习的咒术,有时只是这两天遇到的人和事。他不常发表意见,但却听得津津有味。

这样让他慢慢地了解了博雅的一切,逐渐补偿了曾经的断片。他只觉得,终于补足了在博雅过去人生里他所缺失的部分。

他又能完整地陪伴在这个人的身边。

“晴明。”
“嗯?”

听见呼唤,晴明本能地抬起头,不知第几次对上了博雅的眼睛。热烈的火红里,他看见面前的人少有的严肃和深沉,博雅坐直了身体,手里没有拿着酒杯。

“请告诉我吧…。”
“你…到底是谁?”

tbc.

[阴阳师/博晴]赏樱 一锅肉

雄姿英发x金月暗羽。

打鸡血的产物,终于两个皮肤都齐了。

博雅的眼罩和耳坠真是狠狠戳中了我。

私心在文里一定能看得出来。……

他们两个真美好。森罗万象的坑我选择待会再填…。

依旧链接在评论。

感谢你的观看。

是这样,我终于把晴明的皮肤也肝出来了。

为了表示庆祝,我选择先把雄姿英发x金月暗羽的车写出来。……

森罗万象的坑我接着再填——[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