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眠眠不是面🍜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小狐三日本命,小狐丸病态热爱❤
目前博晴恋爱中!
阴阳师/刀剑乱舞。
暂时以上。

五十粉作死点文_(:_」∠)_[占tag抱歉]

那啥,我居然也会有点文的一天…虽然说是作死啦。

我居然五十粉了,吓到飞起啊简直_(:_」∠)_

唔…首先谢谢大家的支持,虽然我码字只是图娱乐,但是还是很感谢大家的喜欢,谢谢每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虽然之前一直在低迷期没有产出,但现在既然想走出来专心做一个码字专业户,就希望能努力产出!很羞答答[woc]地求支持[buni]╭(°A°`)╮


啊…虽然点文,作为一个梗废但是也没什么限制的,多多益善╮(╯▽╰)╭炖肉也行别的也行,就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就是了_(:_」∠)_


主要cp是【双花】【喻黄】【王喻王】,【叶王叶】勉强也可以,暂时没有别的cp因为还没试过orz

唔,有留言的梗我都努力尝试不会忽略[就是时间问题╮(╯▽╰)╭],除了实在苦手的梗就…啊哈哈![打死]


嗯呐,就是这样!希望大家能支持我![鞠躬]非常感谢!


[全职/双花]张小花家的宠物日常(傻白甜向)

大孙生日快乐!

匆匆忙忙搞定了贺文【挺尸】

第一次写傻白甜向的【很傻很白不知道甜不甜[wtf]】

黄少生贺撒了玻璃渣,大孙生日【为了生命安全】还是不虐双花啦

本文题材来自自家儿砸,结尾的事件是发生过的……【苦逼脸】

仓鼠是个很萌的存在有没有!【痴汉脸


……咳,好了放文。


大孙生日快乐!


感谢观看

———————————————————————————————————————————————————————————————————————


[孙哲平!你儿子又尿尿了!快过来帮忙!]

在无数次听见张佳乐在阳台上高分贝尖叫之后,额头青筋直跳的孙哲平再也忍不住,朝着阳台怒吼

[张佳乐你有完没完!都说了有木屑垫着!还有!那只是一只仓鼠!你什么时候跨物种生了个儿子,你跟我说!!]


这是一天里,孙哲平第三十二次后悔给张佳乐买了宠物。


原本孙哲平看着一天到晚躺平在家里要么打打游戏要么睡睡觉的张佳乐,觉得这样的生活作息实在不健康,于是考虑给他弄点什么兴趣爱好打发时间。在多次半拉半扯着人出去想做运动锻炼无果之后[其实是每次出门之后张佳乐各种可怜眼神攻击,孙哲平,扑街。],孙哲平只好退一步想想有什么室内爱好可以培养了。


[所以说…你想养宠物?]孙哲平一脸怀疑。
[是的!养宠物!毛茸茸暖乎乎那种!]张佳乐一脸期待。


张佳乐喜欢动物这一点孙哲平早就知道了,养宠物也是他们讨论了很久的事,但是每次都被孙哲平严肃驳回。

[养你已经够闹腾了,再来一只叽叽喳喳的小家伙我可受不了。]
[好吧…等等孙哲平你说谁闹腾!]


再回到现在。

[张佳乐你认真的?]
[非常认真!]
[养宠物你知道要做啥吗?你以为是玩?把家里弄乱了我可不帮你收拾啊。]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养小的,不会把家里弄脏那种!很好养的。]
[有这种玩意儿?]孙哲平表示怀疑。
[当然啦!听我的,买了我会照顾的!]


于是,看着张佳乐一整天在阳台上倒腾,时不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叫起来一惊一乍的,孙哲平心想当时怎么就脑子抽风答应了呢?

不过呢,有了这只仓鼠之后,张佳乐的确没有整天窝床上打游戏睡觉了,也的确多了很多运动量。一整天下来,他就蹲在阳台上,一时又给仓鼠整理一下垫笼子的木屑,一时用浴沙给仓鼠洗澡,反正就是停不下来。如果不是看见仓鼠还活蹦乱跳的孙哲平真的怀疑它会不会被张佳乐折腾得英年早逝。

不过不得不说张佳乐也太紧张了点,仓鼠有了点动静他就风风火火地扑过去,就好像刚刚那样。而且为了表达他对小仓鼠的重视和关爱,他给了小仓鼠一个昵称:儿子。


[大孙你看儿子在吃东西!]
[卧槽大孙你快过来儿子在咬笼子你说它会不会把笼子咬穿!]
[儿子你悠着点儿别咬了!]
[儿子…]
[儿子…]

哦,乐乐你开心就好。孙哲平无力地揉揉自己眉心,瞥了一眼笼子里的小家伙。

毛茸茸的,小小只的,两只乌黑的豆豆眼亮晶晶的,还有小肉爪子。不得不承认的确很可爱。

……算了,儿子就儿子吧。孙哲平很没出息地[划掉]默认了。

这个时候,张佳乐正开心得满脸冒花地把自家儿子捧在手上逗弄着,唇边的笑甜得像是化开的蜜一般。

孙哲平不止一次说过,张佳乐笑起来是最好看的。薄唇上扬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双漂亮的眼睛弯起来,再配合上本来就清秀的脸庞和下意识微微偏头的动作,形成了孙哲平眼中最美的一道风景。

[开心点儿,乐乐。]他经常这么说。他不想看到张佳乐难过的样子,他只想看到那抹可爱的笑。


看着张佳乐捧着儿子,呸,仓鼠玩得不亦乐乎,孙哲平总算觉得允许他养宠物是个不错的选择。

[靠!大孙你儿子在我手上拉了粑粑!你快教训他!]这时张佳乐又是一声高分贝哀嚎。

 

[儿子!]于是孙哲平很严肃地抓起小毛团子[你……干得漂亮!]

 

 

世界安静了十秒。

 

[……孙哲平你今晚陪你儿子躺阳台去。]

 

 

 

 

End


[全职/双花]镜中花 [BE,架空,ooc 注意]

镜面倒影设定,架空世界设定,ooc私设,虐,bad ending…虐虐更健康![划掉]总之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也是第一次虐双花…求放过…求不谈人生![顶锅盖跑]


感谢观看


————————————————————————


这是一个纯白的世界。简单来说,就是一片苍白。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存在。


对于肚子里没多少墨水的张佳乐来说,只能这么形容了。从他有记忆的那时起,他就在这里了。一个只有白色的世界。放眼看去什么也没有。他自己身上也是一身白衣白裤,仿佛要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哦,不过呢他不觉得寂寞。准确来说,他什么感觉也没有。既不觉得开心,也不觉得难过。他甚至不去好奇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一切似乎都很理所当然,就好像他本来就属于这里。


在虚无中不知度过了多少时间,张佳乐早已习惯了这么颓废的生活。他不需要担心任何东西,他不需要吃喝,只需要在这片纯白中走走停停,累了就睡。睡够了睁开双眼,面前还是一片单调。


不觉得哪里不对,也没什么不对。这样的时间悄悄地流淌着,似乎不会有一个终点。


就在张佳乐这么想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就好像一曲平缓没有波澜的乐章中出现了一个拔高的音符。


在一片混沌般的白中,出现了一面镜子。是的,很普通很普通的一面全身镜。


这个可谓是微不足道的变化对于张佳乐来说,内心并不能因此激起什么波澜。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当他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久违地出现了转变。


镜子里的不是他。是另一个,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不过…


他偏头,镜子里的人也偏头。他试探着挥挥手,镜子里的人也挥挥手。


[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被反问这个问题,张佳乐居然愣了一愣。一个人太久了,差点把自己都忘了。


[我叫张佳乐。]

[我叫孙哲平。]


简单粗暴的相遇。这个还是一个纯白的世界。唯一不同的,就是张佳乐不再是一个人了——应该说,虽然很诡异,不过他有了一面镜子,里面的倒影陪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却一见如故。两个人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开不完的玩笑。就像是相识很久的好友重逢,时间没冲刷掉两个人的感情,反而成了一杯陈酿,越来越有味道。张佳乐觉得,对着镜子里的孙哲平就是这样的感觉。


很有默契地,两个人都给对方起了昵称。


[大孙大孙我跟你说!]

[听着呢,乐乐。]


在这个单调的世界,自然没有什么新奇事物可言,不过张佳乐总是可以兴致勃勃地对着镜子里的人说个没完没了。而镜子里的人呢,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色。偶尔还调侃两句,笑着看张佳乐炸毛的样子。


[我说大孙,我睡觉的时候你在干嘛呢?]

[要么睡觉,要么看着你睡呗。]

[卧槽哈哈哈你还看着我睡,你说说我睡着的样子是不是也很帅?]

[嗯,是啊,口水都出来了。]

[……滚!]


这么热闹的日子,以前张佳乐实在没办法想象。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寂静之外的世界。就好像一张白纸,突然染上了其他色彩一般,有了炫目的改变。他像是久逢甘露的嫩芽,不停地汲取着,吸收着。他头一次对除了自己之外的东西感兴趣。比如说,孙哲平这个人。


[大孙,你在那边真的存在吗…我是指…呃,你是人吗?]

[废话,我可是活生生的人。]

[那,你那边是啥?也是白花花一片吗?]

[是啊,啥都没有呢。]

[你在那边自己呆了多久?]

[唔,很久了吧,我也不知道。]

[哎我也是,除了你之外我还没见过别人。]

[是啊,也就见过你了。]

[呐…大孙,如果我们是在同一个世界里,你说我出去走走能不能找到你?]

[怎么,想来找我啊?]


张佳乐沉默了。

是啊,想来找你。想面对面叫你,触碰你,告诉自己你是真的存在而不仅仅是一个存在于镜子里的幻象。


[……]孙哲平注视着镜子另一边的人,也一言不发。片刻,他伸出手,摁在镜面上。

[放心,总会找到的。]张佳乐也伸出手,与对方掌心相对。


没有感受到相同的体温,只有镜面冰冷的触感。


[…嗯,会的。]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世界不只有自己一个人呢?张佳乐不知道。他只知道。可能,从这面镜子出现开始,他的注意力不再是自己。他不再去空洞地思考这个苍白的世界,不再去考虑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不交谈的时候,他喜欢坐在镜子前面,就这么和对方默默相对。孙哲平也会很默契地不说话。看上去很傻,但是张佳乐喜欢。他觉得,能透过镜子,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和想法。


可能,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他了。


两个人都这么想着。


[大孙。]张佳乐朝镜子伸出手。

[嗯,我在。]对方也伸出手。

两人指尖相碰。

隔着镜面。


[……我很想,抱抱你。]

[真巧。我也是。]

[很想摸摸看你的脸,看看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也是暖暖的。]

[我也是,]

[……大孙,我…]

[……]

[…算了,没什么。]


那句话,我想面对面,亲自对你说。




张佳乐第一次,觉得在这个地方待不下去。

每一次面对那面镜子时,一向平静的内心,都会突然变得烦躁。他慢慢没法忍受隔着一层隔阂的交流,内心里希望触碰对方的欲望越来越重。他开始承受不了一个人独处时的孤独,渴望着能有一个真实的人陪伴在他身边。


而不是一面镜子。


[……乐乐,乐乐?]

[…嗯?]

[怎么又发呆了,最近老是精神恍惚的。]

[…没什么。]

[……]


两个人的相处,渐渐没有了以往和睦的气氛。当然,张佳乐并没有注意到是自己单方面的沉默造成的。


他不甘心,他不想被一面镜子束缚着。但是,他不愿意踏出寻找这一步。


这个变化,孙哲平自然看得出来。不过,他没表达什么。即使张佳乐拐弯抹角地试探对方是不是愿意来找他的时候,他也是含糊其辞地一带而过。


对此,张佳乐没说什么,但心里仍然有了芥蒂。


为什么不来找他,为什么不愿意?


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怀疑和不甘逐渐侵占了内心。最后,得出一个他一直在意的问题。他想知道答案,但是又害怕知道。在他看来,镜子里的人并没有什么变化,眼神里依旧的波澜不惊。根本没有他现在那种焦躁不安的感觉。为什么,难道他就甘心这样过吗?他不想突破这个界限吗?这些疑问和埋怨就像是毒刺一般扎在张佳乐的心脏上,让他难受不已。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觉得度日如年。


[为什么不来找我。]

[你怎么不来?]

[……]


无言以对。张佳乐每一次提出这个问题,都会被这样哽住。


为什么不去?


为什么?他害怕啊。他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这一片区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标示,只要走出去,就根本没有机会返回原地。镜子没办法和他一起移动,他离开了这里,如果找不到目标,意味着连镜子也没办法找回来了。


那么一切都会变回原来那样,什么也没有。


[既然你不想,就这样维持着有什么不好。]孙哲平很淡然地回答。

[那你来不可以吗?]

[我不会去的。]


这句话,犹如一记重拳,狠狠打在张佳乐心上。


[…为什么]

[没为什么。]

[你就宁愿一直这么隔着这该死的玻璃?]

[你愿意的话,有什么关系。]

[我他妈就是不愿意!]张佳乐忍无可忍,猛地站了起来,[你以为我想隔着这玩意儿?你以为我不想面对面地见你?]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孙哲平仍然是轻描淡写地重复着。

[你能不能别重复这句话!]张佳乐恼火地吼着,如果不是隔着镜子,他攥紧的拳头早就挥过去了。

[如果你不愿意,就这样好了。]孙哲平一挑眉,眼神里似乎带着一丝不屑,[既然你害怕,又有什么可说的。]

[孙哲平你…]张佳乐的火气彻底被点燃。他从来没觉得镜子另一边的人是那么的讨厌。害怕?没错,如果不是害怕失去这个世界唯一的你,又何必……


如果不是在这种世界,是不是就能直接相见呢。

如果没有这面镜子,根本就不会这么难过。


好累。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偏偏会是这样一种情况?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如果,那该多好啊。


张佳乐只觉得脑海里翻腾起一股巨浪。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哪怕是疯狂的想法一次性都爆发了出来。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已经听不清镜面里的人说着什么。他只觉得,整个白色的世界都在剧烈摇晃,震动,原本安静地一切都开始躁动起来,仿佛要摧毁一般。


就在他要崩溃的那一瞬间,孙哲平说出的三个字把他彻底击溃。


[…胆小鬼。]


最后一丝理智,断裂了。


[你——你闭嘴!!]

张佳乐发了狂般,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嘶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扑过去,举起拳头,出尽全身力气,往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人狠狠砸过去。


一声闷响,紧接着是易碎物破裂的清脆声音。


然后,一切陷入沉寂,


因为愤怒而红了眼的张佳乐喘着粗气,咬着牙抬头。


面前,原本光滑平整的镜子,现在因为他的重击之下,呈网状破碎开来。虽然没有玻璃掉下,但已经开裂了。镜子里的人没动,仍然平静地站在那里。张佳乐的拳头落在他的右边脸的位置,裂开的口子让他本来俊俏的脸在镜子上四分五裂,已经看不太清完整的样子。 张佳乐被玻璃碎片划破的手,伤口渗出了鲜血也粘在了镜子上,让他看起来受伤了一般。但是,明显,他的嘴角上扬,在笑。


[你…你笑什么!]

[……乐乐。结束了。]

[什么…?]


张佳乐愣了神,还没开口问什么结束了,突然发现一件可怕的事。


他头上的,脚边的,四周的白色开始龟裂成碎片,开始一片片剥落。

纯白的世界,开始崩塌了。


[怎么回事?!]顾不上刚刚的怒火,张佳乐惊恐地看着镜子里的人。他发现,镜子对面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只有他这边开始崩溃而已。


[梦总是要醒的。]孙哲平微笑着,并没有丝毫恐惧和慌乱,语气平淡得像是平时两人闲聊一般。


[什么意思啊!我不明白啊!什么梦我根本不知道!]张佳乐真的觉得慌了,他拼命捶打着镜面,[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是在做梦吗?]


[……]


[你说话啊!孙哲平你说清楚啊!]


[这个梦,你做了很久啊,乐乐。]孙哲平苦涩地笑了,俯下身子,和镜子里的张佳乐额头相贴,双手相对。[你是时候醒了。]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张佳乐傻了一样看着面前的人,嘴唇发抖,[你是说,我只是在做梦吗…这里的一切……还有你?]


[……]


黑暗已经蔓延到了镜子四周。无尽的黑暗就像挥舞着魔爪的怪物,要把唯一剩下的白吞噬。


[你说清楚啊…孙哲平你怎么不说话了…!]声音已经带上了哀求的哭腔,张佳乐浑身颤抖着,无助地拍打着已经开裂的镜面。


[……张佳乐。回去吧。你不应该就在这里的。]

[回去你的世界,好好活下去吧。]


已经被张佳乐炽热的鼻息弄得模糊的镜面,看不清孙哲平的表情。

在被黑暗笼罩的前一刻,张佳乐只看见对方低下头来,在自己嘴唇的位置落下一吻。


[——我爱你。]



[——………]

[——………医生,病人醒了!]

[……快叫主治医生过来,病人醒过来了…!]

[——真是可怜,这么年轻精神就出现毛病了。]

[——听说是精神分裂?会出现幻觉什么的…]

[——嘘…小点声,他醒过来了…]


END


[全职/双花]初拥/血族paro 后续R18

终于!搞定了!拖了这么久实在抱歉![土下座]

因为三次有点事所以一直没有更…

我发现我炖肉的技能点绝对是被删除了[拜拜GIF.]

总之抱歉拖了这么久…食用愉快!


然后是链接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855128229767276&vid=2085201975&extparam=&from=1053095010&wm=4209_8001&ip=117.136.41.71


更新后的LOFTER好像没办法使用浏览器打开?总之手机党们尝试用浏览器打开再复制链接,或者在评论里复制我发的!实在打不开就留下邮箱吧(๑•̀ㅂ•́)و✧


感谢观看!


[全职/双花]初拥/血族paro 后续R18[伪][一]

天了噜没想到我会卡肉!

于是我们就这么愉快地卡着吧[不是]

可以的话我尽快搞定orz


先放个前篇吧…

谢谢观看。







滴答…滴答…


本来寂静的阁楼上,突兀地响着老旧时钟指针运动的清脆声响。轻柔的月光透过污渍斑驳的玻璃窗爬进昏暗的阁楼里。


张佳乐心里默默按着声响的节奏,数着指针走过的次数,猜测着时间已经过去多久。


床上的男人脸上已经褪去活人应拥有的血色,变得苍白。稍微急促地呼吸,颤抖的睫毛和微皱的眉头显示着他正在经历的身体异变所带来的痛苦。


张佳乐抿着唇,握住对方原本温暖的手。这只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没有了温度,变得和他一般冰冷。


就一切的征兆看来,孙哲平正在很顺利地从人类慢慢向吸血鬼过渡。张佳乐很清楚这一点,但还是没有来由地担忧着。


[……大孙]张佳乐俯下身去,趴在床沿,注视着那苍白的脸。把孙哲平初拥为同类,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呢。在等待对方苏醒的这段时间里,他不止一次怀疑这个决定。在一起这么久,说实话他的确有这么想过,但他的理智告诉他,初拥意味着把对方作为活人的身份剥夺掉,要对方也生活在死亡的世界里。他没有这个权利这么做。


但是…孙哲平居然会主动提出这么做。张佳乐承认,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他顺着自己的私心答应了。


他知道,他爱着他。这么长时间里,这是毋容置疑的。但是,人类是自私的,他愿意为了他而放弃生存,放弃正常的生活吗?他们两个的感情足以让他这么做吗?


张佳乐不敢去求证,也不会去问。他是一个活了漫长岁月的吸血鬼,尊严不允许他去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更何况他是一个男人,不可能像一个小女生一样扑人怀里问这种类似[你爱我吗你愿意为我去死吗]的肉麻问题。


[唔…]


越想越远的思路突然被一阵低低的闷哼打断,张佳乐猛地回过神来,看见床上的人挣扎了一下,微微睁开了眼睛。


[大孙你醒了?]喜出望外之下,张佳乐毫无防备地凑过去。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没预料到。原本抓住对方的手反而被一下子反抓住手腕,整个人被一股根本抵抗不了的强力一拽就倒在了床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本来躺在床上的人早就已经虚压在他上方。


[大…大孙?]毫无征兆地就被压制住,张佳乐原本还打算挣扎一下,却感觉自己双手被握得生疼,面前的人以一种猛兽捕捉猎物的冷酷气势把自己禁锢在身下。对方的脸隐藏在阴影里看不见表情,但一双泛红的眼睛在黑暗里让人不寒而栗。两人几乎鼻尖相贴,粗重的气息打在张佳乐脸上,让张佳乐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无言地对视了好一会儿,过近的距离让张佳乐觉得有点别扭,刚想扭身子挣扎。


[……乐乐。]


因为刚苏醒而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让张佳乐一顿,忘记了动作。


[大孙…你还好吗?]


[乐乐。]


[怎么了…我在啊。]


[……渴。]


[咦?]


张佳乐刚想问要喝水吗,突然眼前那点红光消失,紧接着是侧颈一阵刺痛,他反应过来了,孙哲平已经蜕变完毕…需要的是鲜血。


脖子上的伤口针扎一样痛,血液从伤口中不断被抽离。他吸食过很多人的血,自己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更何况,身上这个人并不是一个优雅的吸食者。


孙哲平伏在他肩头,新长出来的尖锐獠牙毫不留情地重复啃咬着伤口,让鲜血不住地往外涌,舌头舔着人白皙的脖颈,没吞下的血液汇聚成细流,打湿了洁白的床单和张佳乐的衬衫,红得刺眼。


[嘶…疼…!]张佳乐倒吸一口冷气,搂住人后背的手不自觉地抓挠了一下。其实并不是特别痛,又是咬又是舔的,反而是有一种怪异的酥麻感,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居然觉得这样有点舒服…而且…


他突然想到,吸血鬼之间互相吸血…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行为,是比起做爱更亲密的事,意味着定下终身的约定…一想到这里,他不合时宜地有点脸红。


就在张佳乐想入非非的时候,他没发现自己的衬衣已经被解开了。


tbc.


[全职/双花]初拥 血族paro R18预告

那啥…占个tag抱歉,先码着_(:_」∠)_

大概就是刚刚那篇双花的后续,

是的没错是肉…但是还没搞定,先码着…

有人看嘛![你走]


[全职/双花]初拥 吸血鬼paro

又是个和基友脑洞大开的产物_(:_」∠)_帮基友的文找灵感……

血族乐乐和人类大孙的设定

还是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谢谢观看。

【从上古世纪开始,血族与人类,就已经是不共戴天的宿敌。人类称血族为吸食鲜血的恶魔,血族称人类为脆弱无力的蝼蚁。】

【该隐的后裔和上帝所宠爱的子女,本应没有交集。然而,当两者两情相悦,一切就有了转机。】

【初拥,是由不死的恶魔赐予人类永生的契约,当人类身体里流淌着吸血鬼的血,他也堕入黑暗,成为血的奴仆。】

【永远不得接触光明。】

或许,在普通人看来,这非常的疯狂,张佳乐一开始听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然而孙哲平并不觉得有什么。

[大孙你疯了吧,哪有人类主动提出要吸血鬼初拥的?]张佳乐呛了一下,好不容易缓过气。

[这有什么?我是人类,总会有生老病死的时候。]孙哲平耸肩,异常严肃地看着面前这个脸上不带一丝血色的人,[可能这要几十年,但也可能就是明天。人类太脆弱了,说死就死了。]

[但是…]张佳乐皱起双眉,显得很为难,[成为吸血鬼没有说的这么好,真的。]回想起过去,饥渴时喉咙的灼烧感,胸口的窒息感,还有被阳光照射到是那被融化一般的痛楚,他不止一次后悔过自己为什么是血族。

[那些有什么要紧。只是一个身份的转变罢了。]孙哲平摆摆手,仍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总之你把我初拥了就行了。]

[孙哲平我认真的!]看着对方满不在乎的样子,张佳乐恼火地拍桌而起,[你要是只是为了永生而要我初拥你,那我拜托你别打这个心思!这一点也不好玩,那种整天躲躲闪闪逃避追杀,夹着尾巴过日子的生活非常不好受的!]

[哦,我当然知道。]孙哲平一脸平静,抬起眼睛注视着张佳乐带着怒色的双眼,[这种日子,你过得很难受吧。没事,初拥之后,我陪着你。]

[你…?]一听这话,张佳乐不由得一愣。

[人类的身体没办法陪着你,成为你的同类是唯一的办法。]孙哲平勾唇笑笑,也站起来,走过去拉住张佳乐冰凉的手,[所以,初拥我吧,乐乐。这么一来,那种艰难的生活,你就不用一个人了。]

[……]张佳乐定了神一般看着眼前这个固执的男人,片刻之后,才叹了口气,[血液交换之后,可是很痛苦的,你后悔也来不及。]

[啧,我连后悔这两个字还没学会写。]

阴暗的阁楼,外面是浓稠的夜色。硬木板床上,孙哲平靠着床头坐着,而张佳乐则面对他坐在他身上。

张佳乐扯开人衣领,温柔地舔舐着人脖子,舌头在颈动脉的那处打着转。孙哲平搂住他的腰,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对方的舔舐,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似乎一点也不紧张。

[嗯…那,大孙,我要开始了啊?]张佳乐看了看,试探地在人脖子上轻咬。

[没问题,来吧。]孙哲平偏了偏头,露出最脆弱的脖颈。

[嗯…疼你就说。]张佳乐犹豫了一下。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吸这个人的血…他张了张嘴,露出唇下尖锐的獠牙。手扶着人肩膀,慢慢凑过去。

不带温度的气息喷洒在肩头,孙哲平屏息等待着。下一秒,就是一阵尖锐的,破开皮肤的疼痛。他稍微抖了抖,马上就平静下来,手还悠闲地抚摸着身上人的背,感受着血液从身体抽离的微妙感。

张佳乐吮吸着伤口里涌出的鲜血,多日未进食的身体嘶吼着渴求更多。但是头脑里被欲望淹没后所剩不多的理智告诉他需要进行下一步了。他直起身子,舌头舔了舔嘴角流落的血液。殷红的液体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特别刺眼,加上舔嘴角的动作整幅画面显得暧昧又诱人,孙哲平看在眼里不禁眯起眼睛欣赏。

而张佳乐并没有想这么多,他拔出腰间的一把匕首,在自己白皙的手腕上一划,瞬间,红得刺眼的鲜血涌出。他把滴血的手腕伸到孙哲平嘴边[快喝。全部喝下去。]

孙哲平毫不客气地吻上伸过来的手腕,动作甚至比张佳乐更粗暴。舔舐着,吮吸着,啃咬着,他不断地通过手腕上的伤口汲取着那没有温度的液体。腥甜的血液慢慢流入喉咙,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张佳乐也不甘示弱,再一次伏在对方肩头,大口大口地喝着对方温热的血。他能感受到待着人类温暖体温的血正在进入自己身体,而自己的则慢慢从自己体内抽离。他突然意识到,这样也是两人交融的一种,或许比别的方式更为彻底。他们的鲜血正在融合,两人毫无间隙地交叠的身体,这一切慢慢的把两人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么一想,他觉得把孙哲平初拥为同类并不是一件坏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孙哲平开始觉得意识随着血液的流失也在慢慢地消失。眼皮渐渐地沉重起来,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所有的感官变得迟钝,似乎一切都离他而去。然而只有身上人的重量还是真实的,舌尖在他脖子上游离的触感仍然很鲜明。黑暗慢慢把他包围,耳边一个清澈的,让人安心的声音开始歌唱安魂曲。是张佳乐的声音。他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搂着张佳乐,在阁楼里听这个他最爱的人唱歌。歌声安抚着他有点不安的心,让他冷静下来。

最后,当他陷入黑暗的那一刻,他听见爱人在他耳边的话。

[晚安,大孙。以后,请多指教。]

一切都陷入了沉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