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阴阳师/博晴]森罗万象 人x竹妖paro[贰]

森罗万象竹妖.ver的晴明,第二更。

啊上次那锅肉好吃吗?

今天来点清淡的吧——不过别忘了我是专业开车的…。x

目测下一更完结啦。

当然可能会有后续车…[顶锅盖。]

感谢你的观看。

——————————————————————————————


晴明从来没想过,他们还会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时间再次相见。

他百无聊赖地依靠在本体竹株上,一对翡翠色的眼眸半眯,欣赏着萤火虫调皮地在他葱白指尖轻盈地跃动。这一切都和平日里一样,是一个平静的夜。

直到敏锐的听觉捕捉到十几步开外,出现了不该存在于竹林里的呼吸声。

安倍晴明百年前便生于这里。自一截幼笋破土,到一株寒竹参天;从初得生魂窥探世间,至修成正果得以人形。无论春夏秋冬还是晴阴雨雪,他都在这里,观察着这一方水土的阴晴圆缺。他就是这片竹林,这片竹林便是他,一草一木自然都是了如指掌。

那不速之客的脚步声,其实从他一踏足林子边缘,晴明就已然知晓。
“…居然是他吗…。”薄唇微微翕动,逗弄萤火的手指一瞬间竟有了一丝颤抖,惊得小虫在空中拐了个弯才敢落下。
心里的情感非常复杂,晴明分不清是喜还是悲。这呼吸声是那么的熟悉,一如那人儿时,却已经变得沉稳而有规律了。他很欣慰,以至于眸子里眼神变得更加温柔,嘴角也牵起了不易察觉的笑。

他能听觉脚步声正一尺一寸地接近,虽然他还端坐不动,其实心跳正慢慢地,慢慢地加着速。他…变成什么样了呢,是不是已经长成了英俊挺拔的模样?现在自己这个样子虽然是还人形,但他一定能分辨得出来…他,会不会不喜欢呢。

晴明轻轻拨动着食指,注视着跃动的星火,心头的兴奋和不安交织,全然不明白这心思就像初次与心上人相会的少女。他另一只手抚上胸前垂落的发丝,抿了抿唇,忍不住轻声叹息以自嘲。

那么多年岁月,竟然还避免不了情绪这般波动。

不管如何,那谨慎的脚步最终还是踏进了他的领地。晴明只觉一颤,一时间居然没有了抬头去看的勇气。他知道那人直指自己的弓箭松懈了下来,可他不清楚是因为什么让那人放松了警惕——是这幅不存在于普通人间的景色,还是…

安倍晴明这个样子,引起了他的回忆呢?

一时停顿,不知是从何而来的默契,双方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晴明的指尖有些僵硬,不安开始转化为忐忑。是忘了吗,多年前的事情,是不是随着时间也一同封印在了他的生命里…。怀着揣测和焦虑,晴明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目光一下子,就对上了记忆中,那双火红色的眼睛。

源博雅有些不知所措。一路过来他心里曾经盘算计划好了几个应对的方案,估摸着要对付的可能只是什么普通的妖怪——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和他的目光隔着十几步远的距离对上的时候,一直以来他引以为傲的应变力突然就荡然无存了。
他握弓的左手下垂,紧捏弓弦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彻底放松了下来。

他头一次那么想接近一只妖怪。

喉头口腔因为紧张有些发干,博雅不自觉地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直愣愣地看着安倍晴明的眼睛,也没考虑这是否符合礼仪的问题。

晴明被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想了想果然还是需要自己先发制人。他干咳一声,挽了坐下时压到的宽大衣袖,不紧不慢地站起了身来。

“…贵安呢,这个时候来采访的客人。”
“……”

意料之中短时间没有得到回应,猜到对方还没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晴明不由得觉着满脸呆滞的博雅真是可爱得紧。他抬手用衣衫住口掩饰掉唇梢的笑意,偏过头去仰望竹林的上空。

“今晚的月色,很美啊。”
“…啊?”

听得一头雾水的源博雅这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抬头顺着方向似懂非懂地看向天际,笨拙地回答。

“啊…啊,是啊。今天的月亮是很圆…。”

这话一出口,还没看到那人忍俊不禁的表情,博雅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答非所问,真是太丢脸了!清楚这妖怪并不会带来什么威胁,他悻悻地把弓箭收回去,瞥了一眼那饶有兴致打量着自己的男人,心想果然妖怪对人类也会很感兴趣。

又是一阵沉默。

“好久不见了,博雅。”

犹豫了半晌,晴明还是用平和的语气这么说道。

博雅再次愣住了。

好久不见?他下意识是想反问两人何时见过,可话到嘴边了他才发现,似乎没办法反驳这句话。眼前这个温润的男人,浑身散发的气息让他感到无比的亲切…哪怕他一时想不起来何曾感受过。

博雅咽了咽口水,反复斟酌着词语思考怎么回答,想了大半天,最后脱口而出的只是最简单的问话。

“…你…是谁?”
“我?啊…如你所见。”

晴明轻笑一声,转身抬手抚摸上身边的竹子。

“我是…竹妖。这片竹林的主人…。”
“我的名字叫安倍晴明。”

他侧目,欣喜地发现博雅的脸上浮现了讶异的神色。

四个字,让博雅再次陷入了沉思。他绝对,一定,曾经听过这个名字…。他双眉紧皱,习惯性地咬住了下唇,苦苦在脑海中寻找他想要的答案。

让他烦躁的是,真相像是飘忽不定的鬼火,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地转悠着,就是死活都抓不住。

晴明看在眼里,既是有些许失望,更多的只是为博雅心疼。他默然一声轻叹,向苦思求不得的人走去,手掌落在比自己高上半个头的男人的发顶,清楚捕捉到人儿像受惊的猫一样一震,抬起眼茫然且惊讶地看向自己。

晴明忍不住放软了声音。

“没关系…博雅。现在想不起来没关系。”
“名字…是咒,它一直在你心里…。”
“多年不变。”

这是两人真正的,第一次面对面相遇。
从那以后,博雅有意的无意的,开始隔三差五就找机会翻过那道围墙,轻车熟路地来到这片空地。

每一次,晴明都会坐在初遇时的那个地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看着博雅匆匆赶来。

“源氏家的公子这样频繁来见一个妖怪…博雅哟,你真是大胆…。”
“啊啊晴明,你就别取笑我了!”

博雅拧起剑眉,有点心虚却又不甘心地打断总是用这话来取笑他的晴明。而后者呢,也是一边掩唇欢快地笑着,一边接过难为情的武士递过来的酒壶。

从一开始单纯的会面,到现在成了午后休闲的茶会,博雅习惯了每次过来都要带上家里的好茶好酒和几块点心,两个人就这么席地而坐,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晴明意外于经过成长后的博雅学会的各种本领和才识,而博雅则是惊奇晴明的无所不知。在博雅看来,他和晴明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觉得有很多很多话想对这个竹妖说。

晴明呢?

他手里握着博雅带来的酒杯,不时抿上一口,就这么半阖着眸微笑着听年轻的武士说关于自己的一切,有时是正在练习的咒术,有时只是这两天遇到的人和事。他不常发表意见,但却听得津津有味。

这样让他慢慢地了解了博雅的一切,逐渐补偿了曾经的断片。他只觉得,终于补足了在博雅过去人生里他所缺失的部分。

他又能完整地陪伴在这个人的身边。

“晴明。”
“嗯?”

听见呼唤,晴明本能地抬起头,不知第几次对上了博雅的眼睛。热烈的火红里,他看见面前的人少有的严肃和深沉,博雅坐直了身体,手里没有拿着酒杯。

“请告诉我吧…。”
“你…到底是谁?”

tbc.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