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阴阳师/博晴]夏蛙 纯糖第二弹。

初夏的庭院和下雨的夜,以及池塘里阵阵蛙声。

耿直的博雅是世界的宝物——

继续熬糖。心情很差写糖来安慰自己。

保持好心情,加油加油。

感谢你的观看。

——————————————————————————————

并非夏季每一天都是燥热的。夜半的雨总会夹杂着声声蛙鸣和丝丝凉意。

庭院里的池塘被雨滴俏皮地敲打着,滴滴咚咚的声音就像奏响的古琴,配合着咕咕蛙叫,是专属于初夏的音乐。夜风带动起庭院八重樱枝头的风铃,清凉伴随着清脆铃声缓缓流动,白天躁动的炎热也随之蛰伏。

如此的夜晚,太早睡去似乎是一份损失。

身披浅色羽织的阴阳师披散着一头长发,一眼望去那及腰的银丝似是要和月光融为一体。他就这么坐在长廊上,沐浴在夜半昏暗的月色中,池塘的反光随风波纹粼粼,一眼望去好像透过清澈的池水去看那温润的人儿,若有若无。

一瞬间,博雅停住了脚步,止住了嘴边的呼唤。他情不自禁眯起了眸,欣赏着这宛如在画中的人。

他不忍惊扰这份美好,亦不想。

源博雅虽为武士,性格也直爽且桀骜不驯,但同时也拥有[雅乐之神]的称谓。所谓粗中有细,他懂得欣赏风雅,骨子里也深深刻印着贵族的品味。

此情此景,博雅实在找不出能与之媲美的画作。他第一次后悔自己不擅长绘画。

要是能把它定格下来该有多好。博雅在心中嘀咕。不过很快他便转了念头。这不是人间笔墨所能够描绘出来的景色罢。

月光下的晴明,目光凝视向不明的远方,冰蓝色的眸子像一潭无底水,无时无刻都平静没有一丝涟漪。眼尾处的一抹腊月红梅,微微上翘含着神秘和狡黠,又像是带着笑,让博雅想起他朝自己笑时,魂儿都要被这上翘的眼勾了去…。

白狐之子,怕是真的吧。不然,怎会这样的摄人心魂。

曾经,庭院中那位有着火红毛皮,体态丰腴玲珑有致的狐女眉眼间尽是暧昧,听罢博雅的话三条狐狸尾巴摆动得欢快。

“您呀,可真是个痴儿。”狡黠的狐狸朱唇轻抿,朝摸不着头脑的武士咯咯笑着,“这不是狐妖的本事——可您的魂儿,却真真被晴明大人勾了去。”语毕,竟是笑得掩饰不住,对博雅抛去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还真是丢了魂儿。

思绪回来,博雅才发觉自己已然站在那儿看了好久。晚风带走风铃叮叮当当的脆响,这夜似乎越发的冷了。

“还要看到何时呢,博雅?”

忽然传来带笑的调侃声,博雅一惊,不知何时晴明回过了头,那双可以看透的眼正看着自己。他瞬间觉得脸上阵阵的烫,像偷摸的孩子被发现一般。

真是狡猾的狐狸…。这么找着借口埋怨,博雅抓了抓脑袋,不情不愿走了过去。被欣赏了半晌的晴明瞧见这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抬手用衣袖掩了唇偷笑。

“怎么的,也是睡不着么?”
“是,是啊。这蛙声闹人,没法睡。”
“哎呀…那可不好意思。”晴明看向庭院那头的池塘,“是池塘里的蛙…年年如此。我也没去驱赶,生于此地是它们的福分,且随它们去罢。”
“可真是好心肠啊,晴明。”
“是吗?”
这反问博雅只觉得没法接,便耸了耸肩。片刻的沉默,晴明突然开声。
“博雅啊,给我吹一首笛子怎样?”
“嗯?”博雅一愣。晴明眨了眨眼,指了指他腰间随身带着的笛,“吹一首吧。这蛙声,是很好的伴奏。”

博雅自然是将信将疑。不过这人眼中仍是一贯的没有丝毫杂质,怎么看都不像玩笑。于是,他从善如流抽出腰间的笛子,轻抵唇下自胸腔提气,缓缓吹奏起来。

不愧为雅乐之神。似白月光随风流淌,又如溪水细细潺潺;笛声悠扬而婉转,在夜里并不刺耳,反而显得自然且静谧,仿佛本身就存在这夜晚中。

晴明阖目细听,任由风拂过脸庞,耳畔是笛声融合着雨滴和蛙鸣——咕咕蛙鸣是节奏,呜呜笛声是正谱,叮叮雨滴是伴曲,三者交织水乳交融,竟没有突兀的地方。

博雅只觉得自己像是和多年的搭档一起合奏,毫无瑕疵地吹毕了一曲。指尖一弹松开笛孔,最后一节结束后,音乐被风带去,久久不散。

又是良久的沉默。

晴明慢慢睁开眼,赞赏地朝博雅点头。后者则有些回不过神,握着笛子愣愣看向晴明。

“…这,莫非又是晴明你的什么把戏?”
“此话怎讲?”

看着晴明满是无辜的模样,博雅觉着他又被这阴阳师绕了进去。

“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有声。博雅你不过,和这夏天合奏了一曲。”

晴明轻笑,悠然起身拍了拍衣衫上的折痕。

“不早了。回去吧。”

fin.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