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阴阳师/博晴]声与咒。纯糖擦边球肉渣注意。

声控的我,写下了关于声音的博晴。

梗来源于电影版yys。

我们的口号是,甜到蛀牙!!)bushi

顺便测试LOFTER的G点。(…)

这两个人啊…真美好,真好。……

感谢你的观看。

——————————————————————————————





博雅一直没有告诉晴明,他最喜欢晴明的声音。
特别是呼唤他的时候。

“博雅。”

从阴阳师薄薄的双唇中吐出的二字声音温润如玉,就像他这个人——没有棱角,那么温和似水,给人感觉仿佛隔着一层柔软的纱,朦朦胧胧。

“其实晴明你自己也是妖怪吧。”耿直的汉子认真地注视着阴阳师带笑的眸子,思考片刻又摇了摇头,“不,是神仙,只有神仙才会这样…嗯。”想不出合适形容词的博雅为难地抓了抓脑袋。
“噗,你说呢?”晴明眼角的一抹红让他的笑更添神秘,他悠哉悠哉地轻晃手中的折扇,在武士挫败的眼神下淡然抿茶。

“不然为什么听着你呼唤我的声音,我也像被摄了魂一样?”没有得到答案的博雅撇了撇嘴不太服气,仰头囫囵吞枣地喝下了小纸人殷勤递过来的茶,咂咂嘴算是品尝了茶香。

聪明的阴阳师抿了抿唇没有直接回答,抬起眼帘给了博雅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这是‘咒’啊,博雅。”

语末又一次呼唤了那两个字,博雅只觉得有什么温暖的东西从心头扩散开来,像是他最擅长的结界,流动于他的四肢百骸。

这个人的声音就如同这个人一般,让他沉迷不已。

当一向对情感迟钝的博雅注意到这一点时,他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对于神秘的阴阳术只能适可而止不能太寻根问底,不然有可能被其迷了心智,反客为主。博雅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啊——

“博雅。”

每每听见那呼唤,回头就能看见一身蔚蓝狩衣的阴阳师正用深邃的双眸注视着他,他甚至能在那清澈的瞳中看见自己的身影。那个时候,晴明的眼中,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只有源博雅一个人。

这样的呼唤只属于我。

博雅这么想着,一种本能的,只对晴明有的占有欲牢牢地定在脑海里。让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有力的双手,把那个看上去很虚无缥缈,一触即散的人拥入怀中,用自己的怀抱来证实他的存在。

安倍晴明是源博雅的。
“晴明啊,这种咒…可不许给别的人下啊。”

这句话,博雅不知对晴明说过多少次,仿佛一块烙铁在晴明的心上,扎扎实实地印上无法抹去的痕迹。

这个好汉子啊…表达自己的方式也是那么的耿直。

晴明无奈之余又有些难为情的窃喜,他不否认自己对博雅直白的表达非常享受,从各方面都是。结实的拥抱,侵略性的亲吻,霸道的占有欲,以及……坦诚而热情的索取。

“晴明,不许…。”几乎每一次交合,博雅像一只健壮的猎豹,把自己的猎物——狐狸一般神秘而优雅的阴阳师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下,毫不留情地咬住已经意乱情迷的人儿白皙的脖颈,用力吸吮出鲜红的印记,在怀中人雪白的长发衬托下就像冬雪梅花,惹人注目。

“不许…对别人,用你的‘咒’…听见了吗,晴明…。”这个时候的武士简直是一个生怕被抢了自己心爱玩具的稚童,一遍又一遍要求身下人回应自己的话。

“我,我知道了…嗯啊…博雅…!”喉咙因为长时间的欢*爱被欲*火烧得干涸,晴明艰难地用沙哑还带上了哭腔的嗓音哀求着,葱白五指紧抓身下的被褥。身后猎豹那不知疲惫的耕耘让他几乎崩溃,体力的差异如此悬殊,他一度怀疑自己会被身后的人做死过去。

哪有什么咒啊…真是太耿直了。晴明把满是泪痕的脸埋进已经被他的体液打湿的枕头中,粗重的呼吸燎得嗓子生疼。下半身的感官快麻木了,最原始的快*感还在不停地窜上大脑。平日清冷的声线变得甜腻,短促地低吟着,喘息着,晴明再一次明白自己没办法在这个直率的武士面前戴上神秘的面具。

他唯一给源博雅下的‘咒’,大概只是告诉他自己叫安倍晴明吧。

“晴明…晴明!”

其实晴明一直没有告诉博雅。他也最喜欢博雅的声音。
同样,特别是呼唤他的时候。

从初识时,意气风发的青年略带傲气的声音:“你就是那个晴明?”“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到相知,被时间打磨圆润了棱角的武士声音坚定,却已然添了几分温和:“放心吧晴明,我会助你一臂之力。”;最后,在庭院常年绽放的八重樱下,眼中的爱意像坚冰化开后温柔如水,众人口中的好汉子对着他的爱人,声音第一次低沉柔和得让人沉溺。

“我爱你啊,晴明…。”

晴明清楚记得那一夜,庭院的八重樱开得格外绚烂,好像每一朵怒放的樱都在为树底下这对心意相通的有情人献上自己的祝福。细雪般洒落的花瓣里,博雅火红的眸子目光直直停留在面前他身上。晴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似乎是紧张,又像是期待…。

然后,他就听见了这辈子在这世界上,最悦耳动人的‘咒’。

“我爱你啊,晴明…。”
“……噗,真是的。”

“我也爱你啊,博雅。”

fin.

评论(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