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王者荣耀/白鹊]圣诞节。范海辛x化身博士[玻璃渣]

BE预警,玻璃渣ooc慎入。

梗源图,作者画人难 @画人难 ,已授权。

啊……一时兴起问太太要了授权,爆肝写完了,跪。

中间的拉灯会作为番外,这口玻璃渣会在番外里补偿的。




感谢你的观看。





[你早就应该知道这个结局。]



李白赶到的时候,残忍的演出已经结束,夜色拉上了幕布。

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鲜血喷洒在原本纯洁的白雪上,已然凝固的液体像是绽放在纯白上的曼珠沙华。而这一小片的花丛中,那个人静静地闭着眼睛,若不是苍白的脸上点缀了刺眼的猩红,李白还能骗自己,他只是睡着了。

“他只是工作太累了。”

厚跟皮靴踩在雪地上,几乎没有任何声响,似乎怕吵醒沉睡中的人儿一般。一步步走近,李白对自己喃喃自语着。厚重的皮手套掩盖了冰凉双手的颤抖,把毫无知觉的躯体小心翼翼抱进怀中,和活人大相径庭的低温,已经开始僵硬的肢体,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一个噩耗。

“…死了。”

这两个字,彻底把他最后紧绷的神经断开。


他仿佛能看到怀中人紧抱着装着血清的药箱在雪夜中逃跑,一抹红色跟在他身后,而后面是那些虎视眈眈看着猎物的吸血鬼。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贫民小镇的节日前夕也不过如此。没有挺拔高耸的冷杉,没有五彩缤纷的装饰,酒馆里并没有放声朗读贺词的大汉,面包房里也还没有飘出节日点心甜蜜的香气。

一切和平日没什么太大的差别,连街口那家不起眼的诊所也一样。

“嘶…。”脑内正思考着待会儿的开场白,一阵寒风吹得李白猛地哆嗦清醒过来,本能裹紧了身上大衣顺便拉了拉立领。老天爷,他还是不习惯这种冰冷的天气,哪怕运气好的话能喝上热腾腾的威士忌。不过估计…今天他是没这个好运气了。抬手把宽大的帽檐往后提了提,深呼吸一口透心凉的空气,李白推开了诊所挂着[close]牌子的破旧木门。


扑面而来的是浓重刺鼻的消毒剂味,然后映入眼帘的是那张掉漆的工作台,随意铺在桌面书写潦草的草稿单子,以及简单标明了诊金价格的木牌。所有的摆设简陋得根本就像是不想开店一般…不,根本就是不想开。原本应该坐在工作台后的医生完全不见人影。

对于这一点,作为常客的李白已经习以为常。于是他直接绕过了工作台,直接推开里室的门。

然后迎接他的,是更加浓烈的,呛得鼻腔发痛的诡异气味,以及昏暗喑哑的橘黄色灯光。老旧木架上排列着高矮不一形状各异的玻璃瓶,装着各种各样颜色诡异的药水——颜色越鲜艳越是不能碰,和生长在森林里娇艳欲滴的蘑菇一个道理。

深知这一点的李白郑重地点了点头。


书桌上的灯亮着,桌面放着的羊皮纸龙飞凤舞写上的一串串字迹墨水还没干,旁边的白瓷杯慵懒地冒着缕缕白雾,淡淡的咖啡香气最后融化在房间内诡异的味道中。


“又在研究什么奇奇怪怪的药了啊?” 李白随手拿起一张羊皮纸上下扫了两眼。他压根看不懂那些奇怪的公式,更别说这复杂又潦草的花体字。

“是药,不是奇奇怪怪的药。”意料之中,从房间的阴暗里走出一头白发的人,声音低沉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一身大褂被各种各样的污渍染得快看不出来原来的白色,不少地方甚至已经烫出了焦黑的破损。那人取下鼻梁上的圆框眼镜,唇角因缝合而诡异地上扬着,似乎在阴森地笑着,然而眼瞳紧紧盯着不速之客,闪烁着不悦的光。“放下你手里的稿纸。”


“哦…。”知道人性子还自知理亏的血猎乖乖把羊皮纸重新放在桌面,转过身来却已经换上了一张笑得灿烂的脸,宽大的帽檐和立领都遮掩不住冬日阳光般温暖的笑意。“嗨,晚上好啊,我亲爱的博士。”


和他的热情相反,博士显然不太想和他套近乎。他把摘下的眼镜随意放在桌上压着稿纸,拿起那杯喝剩的还存着余温的咖啡,斜眼瞟了这个不知第几次擅自闯进来的家伙。“我记得我把门口的牌子翻了面才对。”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不是来看病的啊。”丝毫不在意对方话里明显的不欢迎,李白仗着自己的厚脸皮笑嘻嘻地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头如窗外月光般没有任何瑕疵的夺目银发。他嬉皮笑脸地走过去,就着扁鹊的手毫不客气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夸张地皱了皱眉吐吐舌头。“哎哟…你怎么不加点糖?这么苦,都快赶上你的药了。”


“没让你喝。”深知这个不要脸的赏金猎人是什么顽劣的脾气,扁鹊懒得多费口舌,冷哼一声把杯子往他手里一塞,转身去收拾桌面上乱放的稿纸。“所以呢,你这次又来干什么?”思考了一瞬间皱起眉回头瞪了一眼。“别再问我要什么能让吸血鬼拉肚子一类无聊的药,我没有。”


“…绝对不是!”听到这话,李白赶紧举手表示自己的清白,连连摇头。“上次是意外,我就是问问,谁知道你当真了…。”握拳至嘴边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他敛去了唇边的笑意,好像刚刚那个吊儿郎当的人不是他一般,蓝宝石样的眸中有了些冷意。“你当然知道我为什么而来,我的博士。”


收拾东西的手一顿,扁鹊脸上神色似乎凝固了一阵。沉默半晌,他才把整理好纸张叠成一叠抬手放上书架。“我说过了,我需要时间。”垂眸沉思了片刻,他最终还是放弃了似的叹了口气。“一切进展顺利,你就当等你的圣诞礼物吧。”


“哈,有你这句话,我自然放心了。”刚开始表情还有些凝重,结果一听这话,李白瞬间就眉开眼笑,一仰头把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全然不顾那液体苦涩得难受。他放下杯子,拇指擦去嘴角的水渍,咧嘴笑着。“这份圣诞礼物我就期待着了——啊,说起圣诞礼物。”猛然想起什么,他拉开了自己身上厚重皮衣的拉链,伸手进里面口袋摸出一个牛皮纸的包裹,眨眨眼满是讨好地送到扁鹊面前。“看,这是你的那份礼物。”


“…还有好几天才是平安夜。”对于这个人的献殷勤已经习以为常,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封面发黄的书,扁鹊根本看都不看一眼他手里的东西。“而且,我没猜错不会又是什么尸体解剖记录一类的。”嗯,没新意。扁鹊在心里想。


“No no no, my dear.”李白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颇有自信地托着那个牛皮纸包裹,一下一下地抛高。“我像是这么没品的家伙吗?好歹是圣诞节啊。”怕那人真的不肯收下礼物,他放软了声音试探着又说了一遍。“你先看看怎么样,过两天又要出一趟门,我今天先交给你。”


听出了最后那句话的真心,扁鹊终于回头又瞥了那人一眼。宝石蓝的眼瞳定定盯着自己,脸色少有的好像有点紧张。

他心软了。

暗地里抱怨自己的不坚定,扁鹊伸手接过了那个看上去并不贵重的包裹,左右打量了一下。很轻,好像是包着什么柔软的东西。三两下撕开了纸质包装,他的眼镜微微瞪大了些许。


——是一条暗红色的羊毛围巾。


看着他盯着手里的东西不说话,李白多少有些忐忑了,不好意思地屈指挠了挠脸颊,忍不住开口:“…怎么样,我选了好久才买下的。觉得红色挺适合你。”


“……”


“……博士?越人?”


“…没事。”沉默了好一会儿,扁鹊才嘟囔了一句,有些别扭地捧着手感意外非常好的围巾,踌躇犹豫着。“…还行吧,红色什么的。”


“……。”看着他似乎是害羞了的神情,李白心里猛的一跳,差点没扑上去把那人搂进怀里。摇摇头把这个有些变态的念头甩出去,干咳几声伸手拿起围巾,不由分说帮还在闹别扭的人仔仔细细戴好。柔软的布料遮挡住博士嘴上狰狞的伤疤,除了脸色苍白得异常外,颜色略鲜艳的围巾把人衬托得正常了许多,似乎肤色都红润的些许。看着他脖子上那一抹亮眼的红色,李白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就算没有喝上热乎乎的威士忌,他也感觉在这个冬天里浑身温暖。


而扁鹊,低着头把脸埋在围巾里,也觉得脸上一阵阵地发烫。大概是刚刚的咖啡吧。他这么想着,抬眼瞅了瞅面前满脸冒花的家伙。…真是个笨蛋啊。一边腹诽着,一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围巾扫着鼻子有点痒于是用手指勾了勾,他扭过头,思考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地。“…挺喜欢的,谢谢啊。”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力比一般人灵敏的李白听得一清二楚。不知为何,他觉得心头一热再也忍不住伸臂把扁鹊拉进了怀里。出乎意料的,那人也没有反抗,反而很安静侧头枕着他肩膀。他贪婪地呼吸着怀中人身上独特的气味,因为常年在实验室里呆着已经去不掉的刺鼻气味。他不讨厌,反而觉得是属于这个人独特的味道,让他异常地着迷。


“再等等,等你把东西研究出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他把额头抵在扁鹊肩头,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疲惫。

“…你有可能会死。”冷淡的博士一反常态,眼神里泄露出掩盖不住的悲哀。他抬起手回抱住比他高半个头的血猎,似乎想安慰这人。

“…你和我扯上关系的时候,有后悔过吗?”李白顿了顿,突然反问道,问题似乎牛头不对马嘴。

但扁鹊沉默了。他垂眸,把脸往围巾里埋得更深。他没说话,但是李白当然清楚不过他的答案,于是把他抱得更紧。“你没有,我更加不会。不管注射后结果如何,我都会坦然接受。”

“…蠢货。”

“噗哈哈,我当然是蠢货。”李白忍不住笑出声,突然一下把怀里的人横抱起来,大步走向更里面的寝室。“那么,我亲爱的博士,今晚就让我这个蠢货留宿一夜如何?”

“……。”扁鹊狠狠剜了这个臭不要脸的血猎一眼,最后还是认命地出了一口气。“……随你吧。”


[如果不是你,结局不会这样。]


远处传来教堂迎接零点洪亮的钟声,夹杂着人们幸福的欢歌。冬夜的郊外飘下了细碎的雪,寒风带走了树上的冰霜,也顺便带走了跪倒在地的人头上的帽子,露出那一头仿佛染了星光般的银发。李白手里紧紧攥着那条暗红色的围巾,染了血羊毛已经被冻得发硬,再也没有那个时候的柔软。怀里的人已经彻底僵硬,但是他还是试图用自己的体温让人重新温暖起来。哪怕其实他知道已经徒劳无功。


[如果…]

[……]


没有如果。


我还没来得及说我爱他。



*故事设定。按照范海辛被狼人咬过染上狼人基因,文中李白是希望扁鹊能帮他研制出狼人血清,让他解脱。而扁鹊则因为和李白扯上关系被吸血鬼追杀,最终在研制出血清的平安夜不幸被袭击。

*两人两情相悦,就是扁鹊闷骚而已。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