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王者/信白]等不来的凯旋,BE。

捞一捞旧段子。
在这个邦信纵横的世界寂寞吃着信白。
记忆停留设定,患者的记忆会停留在某一个点,记不住那个点以后发生的事情。




感谢你的观看。







待我凯旋,便来青丘带你走。
战后,我会派白鸽给你送信。

好,我等你。

从何时开始,就在这里等待呢。在记忆中,那个身披银甲,手持一柄长枪的男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在青丘月色下对自己许下了这个诺言。

答应了,而且从那天开始等。

面对苍穹从日出到月落,天边的云离去了又回来。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青丘之森之外那人离去的山头,再也没有出现过扛着长枪,一身威风银甲的身影。

这一战,还真是漫长啊…。

心中不住抱怨,但仍然每日清晨守在那林外,远远眺望,期待着天边会飞来一只信鸽,或是山头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日复一日,明日何其多。

就这么心甘情愿地等,却未曾想过有违约的可能性。

他答应过。龙是不会说谎的。

这么淡然回答质疑。这是他说过的话,也是内心一直坚信的一点。狐狸会魅惑骗人,龙不会。

记忆中那人和自己的恩恩怨怨,每一次短暂的相遇,每一次仓促的交合,没有甜言蜜语,只有互相嘲讽和赤裸裸的碰撞。已经习惯了直来直往,和互相无条件的信任。

你我之间没有利用价值,无需拐弯抹角互相欺瞒,有话直说,有屁就放。

他这么说,自己也这么想。两人因兵刃相接而结缘,相处只为比个高下,没有利益可言。这么纯粹,也这么幼稚。

最后一次相见,那人一言不发便把自己压在身下。没有前戏,简单粗暴就进入了。在剧烈的疼痛和逼人发疯的快感下,耳边是他急促的喘息和沙哑的嗓音。

狐狸,跟我走。
…好。

那厮,最后留下的是这么糟糕的回忆。但是,也印象深刻。毕竟那么疼。

又是一个黄昏。今天也没有等到。习以为常转身返回简陋的住处,对着昏暗烛光,自倒自饮,独醉。

床头枕下,压着一封已经残破发黄的信。寥寥几个龙飞凤舞的字。

战败,勿念,此生安好。

…无妨。青丘之狐不老不死,时间,还长。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