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全职/王喻]来一口新药?②[肉前开胃菜][王不留行x索克萨尔/私设荣耀世界]

真的不是我偷懒[打死]吃肉会腻当然得先来点天地x号!

好吧,下一章吃肉好了orz

感谢你的观看。





————————————————————————————




[索…咳咳咳…!索克?!]被那股呛死人的香气熏得眼泪都出来了,王不留行赶紧用手捂住口鼻,勉强睁开眼睛,[你,你还好吗?咳咳咳…]


透过模糊了眼睛的泪水,打破了烧瓶的术士正扶着木质实验台不住地咳嗽,他的脚边是四分五裂的烧瓶,一滩粉红色的液体从破损的瓶子里撒出来倒了一地。那股呛人的香味就是那滩药水散发出来的。


[留行…咳咳咳…抱,抱歉,我不小心就…]索克萨尔好不容易缓过气,脸因为猛烈的咳嗽而涨得通红,眼睛也闪烁着咳出来泪光,[对不起,这个药水…]


[没关系,这个不重要,你有没有划伤什么的?]王不留行对那滩撒了一地的[失败品]毫不介意,他关切地把索克萨尔的手抓起来检查。


[没有,就是刚刚手一抖把瓶子摔破了。]索克萨尔抱歉地看着地上的碎片,[这个药你是不是花了很长时间做的?就这么毁了,真对不起。]


[说了不重要,笨蛋。]王不留行见对方手上白皙的皮肤没有出现碍眼的伤口,就松了一口气,[这个是失败品,反正也是要倒掉的,撒了就撒了吧。说起来这味道怎么回事,刚刚做好的时候没有啊…]他皱了皱眉,走到窗口边想开窗通风。


[…失败品?]一听到这个索克萨尔吓了一跳,[这个…是做坏掉了的吗?]


[啊,是啊,我花了好几天都没研究出来怎么把它弄成书上的样子,可能是某个环节做错了吧。]王不留行没注意到对方说话的语气不对,把窗推开固定好。


[这…]索克萨尔愣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脸上烫得有些不正常,伸手摸了摸,好热!他意识到不对,赶紧拉住王不留行的手,[留行,你这个药是干什么用的?知道效果吗?]


[嗯?效果?我也不太清楚…索克你怎么了?脸好红啊!]王不留行刚想问人怎么这么慌张,猛然发现对方的脸红得十分诡异,抓住自己的手手心的温度也高得很不对劲,[索克…你该不会是喝了那个东西吧!]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索克萨尔努力回想刚刚的情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头脑开始混乱起来,怎么样都没法集中注意力,身体也开始发软,双腿没办法支撑起身体。他一手抓住身边人的肩膀,不自觉往对方身上靠,[闻到味道…就好想试试,所以…唔…]身体某处似乎被点燃,浑身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肺部的氧气以异于平常的速度消耗,他只好深呼吸才能不让自己背过气去。


王不留行赶紧把索克萨尔扶到自己房间躺下,对方的身体软得像无骨一般,根本没法自己行走,他只能像是搬着一个断线的木偶摇摇晃晃地进了门,把已经全身微微发抖的人放上床。


这下糟糕了,那个魔药在书上记载原本是用来提神振奋用的,只是普通的辅助药剂,因为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误,现在看来…王不留行抬眼看了看躺在自己床上的人。


因为常年少有见阳光的皮肤现在染上了不自然的红,脸上的红晕显示着这个精灵正处于某个意义上极度兴奋状态,胸口随着粗重的呼吸大幅度起伏着。最要命的是,那双平日里总是有着温和眼神的清澈眼睛,现在正带着水雾,用意明显的看着自己…


王不留行也觉得脸上发烫,下腹也传来尴尬的感觉。他认命地移开视线。


看样子…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不是别的,估计是那种叫做媚药的玩意儿。


tbc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