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全职/王喻]来一口新药?【上】[王不留行x索克萨尔/私设荣耀世界]

旧坑没填来新坑[打死]点文中的王索_(:3」∠)_

其实很喜欢这个所以先写了这个。

误服的梗以前想过但是没有动笔,趁这个机会就…

私设的荣耀平行世界,可以理解成荣耀世界里的杰希和文州…[?]

感谢你的观看。




————————————————————————————



看着架在酒精灯上加热的烧瓶,王不留行无奈地叹了口气。

前几天,他在自己小屋的阁楼里找到了一本铺满灰尘,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大部头书。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藏书里有这么一本砖头书,于是翻开来看了看,惊奇地发现里面记载的都是一些魔药的研制方法,有一些配方他甚至都没见过。不过记录的文字比较古老,还有一些专业名词光这么看没办法理解,阅读起来有一定的困难。但对热衷于研究魔药制造的魔道学者来讲,这些都不是问题。于是王不留行就开始埋头钻研里面的配方,并动手按照记录调配了好几种感兴趣的药剂。不过很快他就遇到了阻碍。

由于对古文字和那些古专业名词的不熟悉,在调配一种很复杂的不知名魔药的时候,王不留行硬是没看明白好几个步骤,翻了很多辅助书来参考都没达到那个配方里所描述的效果。原本到了差不多完成的时候,应该是酒红色的药液,现在在烧瓶里的确实亮眼的粉红色…怎么看都觉得很诡异。书上写着这是内服药水,可是这东西看着就不像是能喝的啊…。王不留行苦恼地揉了揉眉心。[唉…算了,还是重新配置吧。]他摇了摇头,把配置失败的[骚]粉色药水倒进储存烧瓶,随手放在一边开始收拾实验台。

就在他把酒精灯盖上的时候,身后的墙壁突然浮现出一个暗红色的法阵,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影从法阵中央慢慢走出来。

[说过很多次了…]王不留行头也不回,[要走走正门,别这样突然出现啊。]

听到对方的话,宽大兜帽下传来一声轻笑。穿着术士长袍的不速之客伸出五指修长的手随意一扬,身后的法阵就消失不见了。[呵呵,你也没有吓到啊,而且这样很方便不是吗?为了把传送口通到你家里,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呢。]

[…你真是。]王不留行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放下熄灭的酒精灯,一边摘下防护手套一边转过身去,[怎么这么有空过来?手头的工作都做完了?]

[啊,重要的都处理完了,其他的都交给夜雨了。]遮挡住脸庞的兜帽被掀开,一头如月光般银白色长发披散开来,和黑色的长袍形成鲜明的对比。暴露在灯光下精灵特有的精致面容,清澈的灰蓝色眼瞳和薄唇角那抹温和的笑,都美得惊心动魄。索克萨尔整理了一下衣袍,抬起眼帘看着走近的人,[怎么了,不欢迎我来吗?]

王不留行忍不住也勾唇轻笑,伸手帮人梳理有些凌乱的长发,[当然不是。我们也有些日子没见了,你来我开心还来不及。不过我刚忙完,还有些东西要收拾,你要不要先去客厅坐一会儿?]

[没关系,一个人干坐着挺无聊的,我帮你吧。]

王不留行也没有拒绝,只是捏了捏对方看上去手感不错的脸,转身去整理散乱一桌的书籍。

说是帮忙没错,但是也没什么可以收拾的了。于是索克萨尔摆弄着实验台上的瓶瓶罐罐,按照药水的颜色把烧瓶分类。就在王不留行丢下一句[我把书放回去]然后走出房间的时候,他的注意力被一瓶亮粉色的药水吸引住了。和其他浑浊而且颜色暗沉的魔药不同,这瓶药水不但颜色很鲜艳抢眼,更重要的是…它似乎还散发着一股莫名诱人的香气。

索克萨尔也没多想,伸手就把烧瓶拿了起来。那股香气问起来像是某种花的清香,又好像一水果的甜气。虽然不是很浓郁,但似乎在一瞬间充斥了整个实验室。

好好喝…的样子。索克萨尔脑海里莫名冒出这句话。比起药水,这个看上去更像果汁,尝着似乎会很甜。神使鬼差般,他拔了瓶口的木塞,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轻嗅一下,怡人的清香一下子灌满了鼻腔,整个人变得有点轻飘飘的,心情也莫名的愉悦起来。

想尝尝看…。

王不留行刚把手头的书放回书架,正往回走没几步,就突然听见一声玻璃落地破碎的清脆响声,吓了他一跳,赶紧快步走回去,刚推门进去就被扑面而来的诡异香气呛得咳嗽起来。

[索…咳咳咳…索克?]

tbc

并不是卡肉[顶锅盖跑]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