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全职/双花]镜中花 [BE,架空,ooc 注意]

镜面倒影设定,架空世界设定,ooc私设,虐,bad ending…虐虐更健康![划掉]总之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也是第一次虐双花…求放过…求不谈人生![顶锅盖跑]


感谢观看


————————————————————————


这是一个纯白的世界。简单来说,就是一片苍白。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存在。


对于肚子里没多少墨水的张佳乐来说,只能这么形容了。从他有记忆的那时起,他就在这里了。一个只有白色的世界。放眼看去什么也没有。他自己身上也是一身白衣白裤,仿佛要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哦,不过呢他不觉得寂寞。准确来说,他什么感觉也没有。既不觉得开心,也不觉得难过。他甚至不去好奇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一切似乎都很理所当然,就好像他本来就属于这里。


在虚无中不知度过了多少时间,张佳乐早已习惯了这么颓废的生活。他不需要担心任何东西,他不需要吃喝,只需要在这片纯白中走走停停,累了就睡。睡够了睁开双眼,面前还是一片单调。


不觉得哪里不对,也没什么不对。这样的时间悄悄地流淌着,似乎不会有一个终点。


就在张佳乐这么想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就好像一曲平缓没有波澜的乐章中出现了一个拔高的音符。


在一片混沌般的白中,出现了一面镜子。是的,很普通很普通的一面全身镜。


这个可谓是微不足道的变化对于张佳乐来说,内心并不能因此激起什么波澜。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当他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久违地出现了转变。


镜子里的不是他。是另一个,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不过…


他偏头,镜子里的人也偏头。他试探着挥挥手,镜子里的人也挥挥手。


[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被反问这个问题,张佳乐居然愣了一愣。一个人太久了,差点把自己都忘了。


[我叫张佳乐。]

[我叫孙哲平。]


简单粗暴的相遇。这个还是一个纯白的世界。唯一不同的,就是张佳乐不再是一个人了——应该说,虽然很诡异,不过他有了一面镜子,里面的倒影陪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却一见如故。两个人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开不完的玩笑。就像是相识很久的好友重逢,时间没冲刷掉两个人的感情,反而成了一杯陈酿,越来越有味道。张佳乐觉得,对着镜子里的孙哲平就是这样的感觉。


很有默契地,两个人都给对方起了昵称。


[大孙大孙我跟你说!]

[听着呢,乐乐。]


在这个单调的世界,自然没有什么新奇事物可言,不过张佳乐总是可以兴致勃勃地对着镜子里的人说个没完没了。而镜子里的人呢,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色。偶尔还调侃两句,笑着看张佳乐炸毛的样子。


[我说大孙,我睡觉的时候你在干嘛呢?]

[要么睡觉,要么看着你睡呗。]

[卧槽哈哈哈你还看着我睡,你说说我睡着的样子是不是也很帅?]

[嗯,是啊,口水都出来了。]

[……滚!]


这么热闹的日子,以前张佳乐实在没办法想象。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寂静之外的世界。就好像一张白纸,突然染上了其他色彩一般,有了炫目的改变。他像是久逢甘露的嫩芽,不停地汲取着,吸收着。他头一次对除了自己之外的东西感兴趣。比如说,孙哲平这个人。


[大孙,你在那边真的存在吗…我是指…呃,你是人吗?]

[废话,我可是活生生的人。]

[那,你那边是啥?也是白花花一片吗?]

[是啊,啥都没有呢。]

[你在那边自己呆了多久?]

[唔,很久了吧,我也不知道。]

[哎我也是,除了你之外我还没见过别人。]

[是啊,也就见过你了。]

[呐…大孙,如果我们是在同一个世界里,你说我出去走走能不能找到你?]

[怎么,想来找我啊?]


张佳乐沉默了。

是啊,想来找你。想面对面叫你,触碰你,告诉自己你是真的存在而不仅仅是一个存在于镜子里的幻象。


[……]孙哲平注视着镜子另一边的人,也一言不发。片刻,他伸出手,摁在镜面上。

[放心,总会找到的。]张佳乐也伸出手,与对方掌心相对。


没有感受到相同的体温,只有镜面冰冷的触感。


[…嗯,会的。]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世界不只有自己一个人呢?张佳乐不知道。他只知道。可能,从这面镜子出现开始,他的注意力不再是自己。他不再去空洞地思考这个苍白的世界,不再去考虑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不交谈的时候,他喜欢坐在镜子前面,就这么和对方默默相对。孙哲平也会很默契地不说话。看上去很傻,但是张佳乐喜欢。他觉得,能透过镜子,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和想法。


可能,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他了。


两个人都这么想着。


[大孙。]张佳乐朝镜子伸出手。

[嗯,我在。]对方也伸出手。

两人指尖相碰。

隔着镜面。


[……我很想,抱抱你。]

[真巧。我也是。]

[很想摸摸看你的脸,看看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也是暖暖的。]

[我也是,]

[……大孙,我…]

[……]

[…算了,没什么。]


那句话,我想面对面,亲自对你说。




张佳乐第一次,觉得在这个地方待不下去。

每一次面对那面镜子时,一向平静的内心,都会突然变得烦躁。他慢慢没法忍受隔着一层隔阂的交流,内心里希望触碰对方的欲望越来越重。他开始承受不了一个人独处时的孤独,渴望着能有一个真实的人陪伴在他身边。


而不是一面镜子。


[……乐乐,乐乐?]

[…嗯?]

[怎么又发呆了,最近老是精神恍惚的。]

[…没什么。]

[……]


两个人的相处,渐渐没有了以往和睦的气氛。当然,张佳乐并没有注意到是自己单方面的沉默造成的。


他不甘心,他不想被一面镜子束缚着。但是,他不愿意踏出寻找这一步。


这个变化,孙哲平自然看得出来。不过,他没表达什么。即使张佳乐拐弯抹角地试探对方是不是愿意来找他的时候,他也是含糊其辞地一带而过。


对此,张佳乐没说什么,但心里仍然有了芥蒂。


为什么不来找他,为什么不愿意?


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怀疑和不甘逐渐侵占了内心。最后,得出一个他一直在意的问题。他想知道答案,但是又害怕知道。在他看来,镜子里的人并没有什么变化,眼神里依旧的波澜不惊。根本没有他现在那种焦躁不安的感觉。为什么,难道他就甘心这样过吗?他不想突破这个界限吗?这些疑问和埋怨就像是毒刺一般扎在张佳乐的心脏上,让他难受不已。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觉得度日如年。


[为什么不来找我。]

[你怎么不来?]

[……]


无言以对。张佳乐每一次提出这个问题,都会被这样哽住。


为什么不去?


为什么?他害怕啊。他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这一片区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标示,只要走出去,就根本没有机会返回原地。镜子没办法和他一起移动,他离开了这里,如果找不到目标,意味着连镜子也没办法找回来了。


那么一切都会变回原来那样,什么也没有。


[既然你不想,就这样维持着有什么不好。]孙哲平很淡然地回答。

[那你来不可以吗?]

[我不会去的。]


这句话,犹如一记重拳,狠狠打在张佳乐心上。


[…为什么]

[没为什么。]

[你就宁愿一直这么隔着这该死的玻璃?]

[你愿意的话,有什么关系。]

[我他妈就是不愿意!]张佳乐忍无可忍,猛地站了起来,[你以为我想隔着这玩意儿?你以为我不想面对面地见你?]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孙哲平仍然是轻描淡写地重复着。

[你能不能别重复这句话!]张佳乐恼火地吼着,如果不是隔着镜子,他攥紧的拳头早就挥过去了。

[如果你不愿意,就这样好了。]孙哲平一挑眉,眼神里似乎带着一丝不屑,[既然你害怕,又有什么可说的。]

[孙哲平你…]张佳乐的火气彻底被点燃。他从来没觉得镜子另一边的人是那么的讨厌。害怕?没错,如果不是害怕失去这个世界唯一的你,又何必……


如果不是在这种世界,是不是就能直接相见呢。

如果没有这面镜子,根本就不会这么难过。


好累。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偏偏会是这样一种情况?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如果,那该多好啊。


张佳乐只觉得脑海里翻腾起一股巨浪。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哪怕是疯狂的想法一次性都爆发了出来。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已经听不清镜面里的人说着什么。他只觉得,整个白色的世界都在剧烈摇晃,震动,原本安静地一切都开始躁动起来,仿佛要摧毁一般。


就在他要崩溃的那一瞬间,孙哲平说出的三个字把他彻底击溃。


[…胆小鬼。]


最后一丝理智,断裂了。


[你——你闭嘴!!]

张佳乐发了狂般,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嘶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扑过去,举起拳头,出尽全身力气,往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人狠狠砸过去。


一声闷响,紧接着是易碎物破裂的清脆声音。


然后,一切陷入沉寂,


因为愤怒而红了眼的张佳乐喘着粗气,咬着牙抬头。


面前,原本光滑平整的镜子,现在因为他的重击之下,呈网状破碎开来。虽然没有玻璃掉下,但已经开裂了。镜子里的人没动,仍然平静地站在那里。张佳乐的拳头落在他的右边脸的位置,裂开的口子让他本来俊俏的脸在镜子上四分五裂,已经看不太清完整的样子。 张佳乐被玻璃碎片划破的手,伤口渗出了鲜血也粘在了镜子上,让他看起来受伤了一般。但是,明显,他的嘴角上扬,在笑。


[你…你笑什么!]

[……乐乐。结束了。]

[什么…?]


张佳乐愣了神,还没开口问什么结束了,突然发现一件可怕的事。


他头上的,脚边的,四周的白色开始龟裂成碎片,开始一片片剥落。

纯白的世界,开始崩塌了。


[怎么回事?!]顾不上刚刚的怒火,张佳乐惊恐地看着镜子里的人。他发现,镜子对面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只有他这边开始崩溃而已。


[梦总是要醒的。]孙哲平微笑着,并没有丝毫恐惧和慌乱,语气平淡得像是平时两人闲聊一般。


[什么意思啊!我不明白啊!什么梦我根本不知道!]张佳乐真的觉得慌了,他拼命捶打着镜面,[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是在做梦吗?]


[……]


[你说话啊!孙哲平你说清楚啊!]


[这个梦,你做了很久啊,乐乐。]孙哲平苦涩地笑了,俯下身子,和镜子里的张佳乐额头相贴,双手相对。[你是时候醒了。]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张佳乐傻了一样看着面前的人,嘴唇发抖,[你是说,我只是在做梦吗…这里的一切……还有你?]


[……]


黑暗已经蔓延到了镜子四周。无尽的黑暗就像挥舞着魔爪的怪物,要把唯一剩下的白吞噬。


[你说清楚啊…孙哲平你怎么不说话了…!]声音已经带上了哀求的哭腔,张佳乐浑身颤抖着,无助地拍打着已经开裂的镜面。


[……张佳乐。回去吧。你不应该就在这里的。]

[回去你的世界,好好活下去吧。]


已经被张佳乐炽热的鼻息弄得模糊的镜面,看不清孙哲平的表情。

在被黑暗笼罩的前一刻,张佳乐只看见对方低下头来,在自己嘴唇的位置落下一吻。


[——我爱你。]



[——………]

[——………医生,病人醒了!]

[……快叫主治医生过来,病人醒过来了…!]

[——真是可怜,这么年轻精神就出现毛病了。]

[——听说是精神分裂?会出现幻觉什么的…]

[——嘘…小点声,他醒过来了…]


END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