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全职/双花]初拥/血族paro 后续R18[伪][一]

天了噜没想到我会卡肉!

于是我们就这么愉快地卡着吧[不是]

可以的话我尽快搞定orz


先放个前篇吧…

谢谢观看。







滴答…滴答…


本来寂静的阁楼上,突兀地响着老旧时钟指针运动的清脆声响。轻柔的月光透过污渍斑驳的玻璃窗爬进昏暗的阁楼里。


张佳乐心里默默按着声响的节奏,数着指针走过的次数,猜测着时间已经过去多久。


床上的男人脸上已经褪去活人应拥有的血色,变得苍白。稍微急促地呼吸,颤抖的睫毛和微皱的眉头显示着他正在经历的身体异变所带来的痛苦。


张佳乐抿着唇,握住对方原本温暖的手。这只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没有了温度,变得和他一般冰冷。


就一切的征兆看来,孙哲平正在很顺利地从人类慢慢向吸血鬼过渡。张佳乐很清楚这一点,但还是没有来由地担忧着。


[……大孙]张佳乐俯下身去,趴在床沿,注视着那苍白的脸。把孙哲平初拥为同类,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呢。在等待对方苏醒的这段时间里,他不止一次怀疑这个决定。在一起这么久,说实话他的确有这么想过,但他的理智告诉他,初拥意味着把对方作为活人的身份剥夺掉,要对方也生活在死亡的世界里。他没有这个权利这么做。


但是…孙哲平居然会主动提出这么做。张佳乐承认,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他顺着自己的私心答应了。


他知道,他爱着他。这么长时间里,这是毋容置疑的。但是,人类是自私的,他愿意为了他而放弃生存,放弃正常的生活吗?他们两个的感情足以让他这么做吗?


张佳乐不敢去求证,也不会去问。他是一个活了漫长岁月的吸血鬼,尊严不允许他去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更何况他是一个男人,不可能像一个小女生一样扑人怀里问这种类似[你爱我吗你愿意为我去死吗]的肉麻问题。


[唔…]


越想越远的思路突然被一阵低低的闷哼打断,张佳乐猛地回过神来,看见床上的人挣扎了一下,微微睁开了眼睛。


[大孙你醒了?]喜出望外之下,张佳乐毫无防备地凑过去。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没预料到。原本抓住对方的手反而被一下子反抓住手腕,整个人被一股根本抵抗不了的强力一拽就倒在了床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本来躺在床上的人早就已经虚压在他上方。


[大…大孙?]毫无征兆地就被压制住,张佳乐原本还打算挣扎一下,却感觉自己双手被握得生疼,面前的人以一种猛兽捕捉猎物的冷酷气势把自己禁锢在身下。对方的脸隐藏在阴影里看不见表情,但一双泛红的眼睛在黑暗里让人不寒而栗。两人几乎鼻尖相贴,粗重的气息打在张佳乐脸上,让张佳乐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无言地对视了好一会儿,过近的距离让张佳乐觉得有点别扭,刚想扭身子挣扎。


[……乐乐。]


因为刚苏醒而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让张佳乐一顿,忘记了动作。


[大孙…你还好吗?]


[乐乐。]


[怎么了…我在啊。]


[……渴。]


[咦?]


张佳乐刚想问要喝水吗,突然眼前那点红光消失,紧接着是侧颈一阵刺痛,他反应过来了,孙哲平已经蜕变完毕…需要的是鲜血。


脖子上的伤口针扎一样痛,血液从伤口中不断被抽离。他吸食过很多人的血,自己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更何况,身上这个人并不是一个优雅的吸食者。


孙哲平伏在他肩头,新长出来的尖锐獠牙毫不留情地重复啃咬着伤口,让鲜血不住地往外涌,舌头舔着人白皙的脖颈,没吞下的血液汇聚成细流,打湿了洁白的床单和张佳乐的衬衫,红得刺眼。


[嘶…疼…!]张佳乐倒吸一口冷气,搂住人后背的手不自觉地抓挠了一下。其实并不是特别痛,又是咬又是舔的,反而是有一种怪异的酥麻感,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居然觉得这样有点舒服…而且…


他突然想到,吸血鬼之间互相吸血…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行为,是比起做爱更亲密的事,意味着定下终身的约定…一想到这里,他不合时宜地有点脸红。


就在张佳乐想入非非的时候,他没发现自己的衬衣已经被解开了。


tbc.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