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全职/双花]初拥 吸血鬼paro

又是个和基友脑洞大开的产物_(:_」∠)_帮基友的文找灵感……

血族乐乐和人类大孙的设定

还是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谢谢观看。

【从上古世纪开始,血族与人类,就已经是不共戴天的宿敌。人类称血族为吸食鲜血的恶魔,血族称人类为脆弱无力的蝼蚁。】

【该隐的后裔和上帝所宠爱的子女,本应没有交集。然而,当两者两情相悦,一切就有了转机。】

【初拥,是由不死的恶魔赐予人类永生的契约,当人类身体里流淌着吸血鬼的血,他也堕入黑暗,成为血的奴仆。】

【永远不得接触光明。】

或许,在普通人看来,这非常的疯狂,张佳乐一开始听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然而孙哲平并不觉得有什么。

[大孙你疯了吧,哪有人类主动提出要吸血鬼初拥的?]张佳乐呛了一下,好不容易缓过气。

[这有什么?我是人类,总会有生老病死的时候。]孙哲平耸肩,异常严肃地看着面前这个脸上不带一丝血色的人,[可能这要几十年,但也可能就是明天。人类太脆弱了,说死就死了。]

[但是…]张佳乐皱起双眉,显得很为难,[成为吸血鬼没有说的这么好,真的。]回想起过去,饥渴时喉咙的灼烧感,胸口的窒息感,还有被阳光照射到是那被融化一般的痛楚,他不止一次后悔过自己为什么是血族。

[那些有什么要紧。只是一个身份的转变罢了。]孙哲平摆摆手,仍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总之你把我初拥了就行了。]

[孙哲平我认真的!]看着对方满不在乎的样子,张佳乐恼火地拍桌而起,[你要是只是为了永生而要我初拥你,那我拜托你别打这个心思!这一点也不好玩,那种整天躲躲闪闪逃避追杀,夹着尾巴过日子的生活非常不好受的!]

[哦,我当然知道。]孙哲平一脸平静,抬起眼睛注视着张佳乐带着怒色的双眼,[这种日子,你过得很难受吧。没事,初拥之后,我陪着你。]

[你…?]一听这话,张佳乐不由得一愣。

[人类的身体没办法陪着你,成为你的同类是唯一的办法。]孙哲平勾唇笑笑,也站起来,走过去拉住张佳乐冰凉的手,[所以,初拥我吧,乐乐。这么一来,那种艰难的生活,你就不用一个人了。]

[……]张佳乐定了神一般看着眼前这个固执的男人,片刻之后,才叹了口气,[血液交换之后,可是很痛苦的,你后悔也来不及。]

[啧,我连后悔这两个字还没学会写。]

阴暗的阁楼,外面是浓稠的夜色。硬木板床上,孙哲平靠着床头坐着,而张佳乐则面对他坐在他身上。

张佳乐扯开人衣领,温柔地舔舐着人脖子,舌头在颈动脉的那处打着转。孙哲平搂住他的腰,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对方的舔舐,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似乎一点也不紧张。

[嗯…那,大孙,我要开始了啊?]张佳乐看了看,试探地在人脖子上轻咬。

[没问题,来吧。]孙哲平偏了偏头,露出最脆弱的脖颈。

[嗯…疼你就说。]张佳乐犹豫了一下。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吸这个人的血…他张了张嘴,露出唇下尖锐的獠牙。手扶着人肩膀,慢慢凑过去。

不带温度的气息喷洒在肩头,孙哲平屏息等待着。下一秒,就是一阵尖锐的,破开皮肤的疼痛。他稍微抖了抖,马上就平静下来,手还悠闲地抚摸着身上人的背,感受着血液从身体抽离的微妙感。

张佳乐吮吸着伤口里涌出的鲜血,多日未进食的身体嘶吼着渴求更多。但是头脑里被欲望淹没后所剩不多的理智告诉他需要进行下一步了。他直起身子,舌头舔了舔嘴角流落的血液。殷红的液体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特别刺眼,加上舔嘴角的动作整幅画面显得暧昧又诱人,孙哲平看在眼里不禁眯起眼睛欣赏。

而张佳乐并没有想这么多,他拔出腰间的一把匕首,在自己白皙的手腕上一划,瞬间,红得刺眼的鲜血涌出。他把滴血的手腕伸到孙哲平嘴边[快喝。全部喝下去。]

孙哲平毫不客气地吻上伸过来的手腕,动作甚至比张佳乐更粗暴。舔舐着,吮吸着,啃咬着,他不断地通过手腕上的伤口汲取着那没有温度的液体。腥甜的血液慢慢流入喉咙,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张佳乐也不甘示弱,再一次伏在对方肩头,大口大口地喝着对方温热的血。他能感受到待着人类温暖体温的血正在进入自己身体,而自己的则慢慢从自己体内抽离。他突然意识到,这样也是两人交融的一种,或许比别的方式更为彻底。他们的鲜血正在融合,两人毫无间隙地交叠的身体,这一切慢慢的把两人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么一想,他觉得把孙哲平初拥为同类并不是一件坏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孙哲平开始觉得意识随着血液的流失也在慢慢地消失。眼皮渐渐地沉重起来,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所有的感官变得迟钝,似乎一切都离他而去。然而只有身上人的重量还是真实的,舌尖在他脖子上游离的触感仍然很鲜明。黑暗慢慢把他包围,耳边一个清澈的,让人安心的声音开始歌唱安魂曲。是张佳乐的声音。他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搂着张佳乐,在阁楼里听这个他最爱的人唱歌。歌声安抚着他有点不安的心,让他冷静下来。

最后,当他陷入黑暗的那一刻,他听见爱人在他耳边的话。

[晚安,大孙。以后,请多指教。]

一切都陷入了沉寂。

end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