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阴阳师/博晴】千年 贰 /(主 正常人)源博雅视角

确认博晴向。

正常人博雅x抑郁症晴明。极度OOC和自我满足。

手游和原著向混合产物。

感觉来自写手本人,也就是我。

希望大家,尤其是病友们不会有这样的感受。

给你们比心。

感谢你的观看。


————————————————————————————

很多事情,源博雅以为自己活了这么些年,作为一个达官贵人——或者已经不仅仅如此,他的见识所闻应该已经达到了同年人甚至有些长者所达不到的地步,他应该都明白。
这是他所骄傲的,也是他能骄傲的原因。
在上层社会游离,源博雅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尔虞我诈,见识到了因为金钱,权力,欲望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奉承和相对的践踏。他曾经一度觉得这没救了,这个因为物质而腐烂的京都。

所以他从源氏家宅跑了出来。为了逃离这一切,为了追求他想要的,阴阳术和智慧的境界突破。

于是他遇到了安倍晴明。一个在上流社会人口中,那个浑身怪癖的力量绝世的阴阳师。源博雅承认,一开始他只为挑战安倍晴明而来,那时候的他需要一个能让他挑战自己突破更上一层楼的人。
正如现在所见他败了,却不是因为和安倍晴明的决斗。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决斗。

盘腿坐在长廊上书写着卷轴,沉默的阴阳师只抬眸看了年轻气盛的挑战者一眼,便重新低下头,柔声示意。
“来坐下罢。这庭院已经很久没有访客了,你来得甚好。”

就这样,源博雅败了,败得一塌涂地。那时候正锋芒毕露的他瞪大了眼睛,不曾想过他那下得可以说是语气无礼的战书就被那温润的人儿轻轻一句话就挥发得无影无踪,胸口那团狂傲的气焰一下子便化为一缕青烟。源博雅真的傻乎乎地走了过去,平日里动作豪迈的他坐下的时候甚至显得有些笨手笨脚。

正在专心书写的安倍晴明侧目看了眼这个大大咧咧闯进来的武士,对他傻的可爱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一对眸子弯弯。

那是源博雅自己承认的,第二次败在这个阴阳师手里——不,那对眼睛里。沉静得像千年旧潭,世间万物仿佛都被这对眼睛所包含,柔和得如清风却没有风的侵略感,像水却没有水的入骨寒。
源博雅沉溺在这双眼睛里。他忘了自己曾经的气焰,死心塌地人留在了京都,心留在了这个看似荒芜的庭院里。

一直这么下去多好。起码源博雅这么想。
然而事情总是事与愿违,这是一个不变的老套定律。

两汪泉水里逐渐沉积的疲惫,日渐消瘦的身体,以及时不时从厚重狩衣袖口处露出来的疗伤符纸…哪怕在他面前的安倍晴明再怎么笑,再如何迟钝的源博雅也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对劲。

“晴明。”
“嗯?”
“你怎么了?”

不答。意料之中。这个神秘内敛的人总是把源博雅最在意的东西深埋在心里,哪怕是一点嫩芽破土都会被他小心掩盖过去。一般来说源博雅都会选择乖巧地不再追问,但是这一次,他没办法装作不在意。

手臂上白皙的皮肤,又一次覆盖了一层符咒。

“告诉我,晴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没事的。”

四个字没有波澜起伏,在源博雅听来却是打击沉重。这么久了,难道还不信任自己吗?他紧咬着牙关,好不容易才抑制住自己要过去抓住那对单薄肩膀的冲动。

“…晴明!”
“别问了,博雅,别问了。”

贴上唇瓣的是蝠扇扇骨冰凉的触感,再刨根问底下去…也没有意义了。源博雅有些绝望地注视着面前笑得空洞的安倍晴明,最后也只是一言不发。

这个热血方刚的好汉子,第一次有了如此深刻而沉重的无力感。

“你果然是个好汉子啊,博雅。”这是留下源博雅一个人在庭院时,安倍晴明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