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先生。

秋夜寒雨君未眠。
甜党。偶尔玻璃渣。
热爱开车,基本漂移。挖坑不填,就是任性。
目前博晴恋爱中!
王者荣耀/全职高手/阴阳师。
暂时以上。

【阴阳师/微博晴】千年 /主(抑郁症晴明)视角

微博晴向。

抑郁症的安倍晴明。极度OOC自我满足注意。

抱歉一回来更新的是这种东西。

吃药吃到痴傻,或许更新是奢望了。

尝试写长生的晴明,他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

或许有后续,让博雅把他拉出来吧…。

感谢你的观看。

——————————————————————————

千百年的性命是非常漫长的。安倍晴明这么觉得。

作为半狐的他,被迫享受着母亲带给他的几近无边的生命,目睹这个世间的一切——

从尘世的千山万水,到人间的人情世故。从一颗种子生根发芽再到参天巨木,从一个婴儿呱呱落地再到辞世入土…

太多,太多,太多了。

安倍晴明从来不是一个平淡的,平凡的人。他敏锐睿智,他波澜不惊,他的咒术天赋异禀,他的阴阳力天生举世无双。他被平民百姓所敬仰,他被天皇大臣们所赞赏,他被自己驯服制造的式神们所爱戴,他还被荒山野岭的妖怪们所畏惧。

但是,安倍晴明其实从来都是一个平淡的,平凡的人。他拥有凡人的肉体,凡人的情感,还拥有因为长年累月所经历的一切被打磨得斑驳的心。

“世间最可怕的咒莫过于长寿,晴明大人。”

他还记得森林里的巫女如此说道,他知道她确实被如此折磨诅咒着。如果可以,当年她绝对不会选择吃下那块人鱼肉。八百比丘尼重新戴上纯白的丝绸帽,一时间看不见她脸上分明的苦楚。

安倍晴明何尝不是。若能选择,他定然不希望自己拥有一半狐妖的血统,哪怕他其实并不会因此痛恨自己的母亲。

时间太多,头脑里的东西终究会梳理不好,情感总会有像失去效力的结界般炸裂开来。

安倍晴明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草木肆意蔓延的庭院,空落落没有生气的大宅,这一切对他来说就是精神上的折磨。他不想用符咒幻化式神来陪伴自己,那些非人的妖怪,其实并不懂太多属于人专有的心和情。

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对访客几乎是闭门不见。从此成为朝廷上被称呼为性情怪异行为乖戾,根本捉摸不定的古怪阴阳师。

源博雅知道,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常年深居简出的阴阳师皮肤苍白而瘦削,单薄的身影似乎会被一触即破。他明白,可是他又不明白。他不理解什么能让一个无所不能,几乎能操纵生死的人如此凋零下去。

源博雅能看到。其实在他面前,安倍晴明仍然会笑,虽话不多但依旧谈吐得体,行为优雅而不紧不慢,一切是那么的温柔而让人舒心。

…都是假象。后知后觉的他,终于发现了这一点。

“到底是为什么啊,晴明?”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再被三番四次追问下的安倍晴明终于说出一些让源博雅大为吃惊的负面话语——一向乐观以至于有些缺心眼的源博雅根本不理解。他不会理解,甚至从来没想过去理解。

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安倍晴明精致的脸上浮现出疲惫的笑,他不会觉得意外。怎么会懂呢,有些事情。人和人之间总会有这么让人烦躁的差异,因此才会有“代沟”这种难以逾越的东西。他太清楚,也太不愿意面对。摇了摇头,他抬手用合上的蝠扇按在源博雅还欲追问的唇上。

“够了。”

够了。安倍晴明终于放弃了最后一点点的耐心。为什么还要企图期待有人能理解?没有人会有和自己一样的脑子和人生,哪怕是同样永生的八百比丘尼也一样。他的失控源自于自己,最后把握的同样只有他。

他别无选择。

夜,比雪化水还冷的风路过乱糟糟的庭院,安倍晴明不由得哆嗦一下。他看了眼冷清的院子,那边只传来虫子可怜的鸣叫声。苦笑,他把一张能暂时止血的符纸贴上手臂,才慢慢重新穿好简单的睡衣,束上腰带。

那只是冷静的时候不小心弄到的。他这么想,也没有多虑,转身步入漆黑的睡房。

评论(1)

热度(39)